求源引得活水来 潜心钻研骨科医学求创新

葛宝丰骨研究

  求源引得活水来。葛宝丰潜心骨科领域求创新,他把攻克医学难题作为事业最大的追求。

  临床粉碎性骨折碎片难以复位和保持固定是一项困扰世界的百年难题,自他立志要攻克这一难关后,经过不知多少个日日夜夜、不眠不休的反复研究,终于发明了内固定半环式梯形加压钢板,大大提高了粉碎性骨折的治愈率,1998年该成果获国家发明三等奖;他采用自发生机制、骨牵引、内外固定的方法治疗四肢、脊柱和骨盆骨折病人,有效地促进了骨愈合、修复骨缺损,形成了西北骨外科一套独具特色的技术体系。

  葛宝丰一身戎装胸怀官兵,跑遍了青海的玉树、果洛,甘南的玛曲、舟曲,在我国西部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的高原边防留下了他常年奔波的身影和探索前行的脚步,他常年为基层官兵送医送药,把党的温暖送到边防基层部队官兵的心坎上。

  他常常对医护人员讲:“部队医院因为部队官兵而存在,姓军为兵永远是军医的宗旨。”1963年,他下部队巡诊时了解到,骑兵训练执勤时落马容易发生骨折,便多次深入训练场反复研究,甚至亲自骑马前往官兵容易落马的地方,在无数次从马背上摔下来之后,他终于提出了“落马骨折”的独特防护法,大大降低了骑兵训练骨折的发生率,减少了非战斗减员。

  “十五”期间,针对官兵训练时骨创伤比较多的实际,80多岁高龄的他亲自到基层部队,并且在训练场和战士一起摸爬滚打,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向战士宣讲“如何预防训练伤”,并且及时向首长机关提出科学施训的建议,利用5年时间,研制出治疗部队训练伤的特效药物高肟甲素霜,从94年开始一直为官兵服务着。

  1965年,他指导学生接活冷缺血54小时断掌和59小时断指,创造了接活连体热缺血36小时下肢再植的世界纪录;1997年,他成功完成十指断指再植手术,成为世界骨医学领域第12例成功手术病例。在60余年的医学生涯中,葛宝丰先后有6项科研成果属国内首创,4项科研成果属世界独创,成为大西北骨科专业的开拓者,军队骨科专业的重要奠基人,国际著名骨科专家赞誉其为“古丝绸之路上的‘医学大树’”。1987年、1989年他光荣出席了全军英模代表大会和全国劳模代表大会,1998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当选为工程院院士以来,他仍然牵挂着部队官兵,不顾年事已高,坚持每年随医疗队到一线为官兵服务,收集疾病防治的第一手资料,调查了部队驻海拔500、1500和3000米部队官兵的骨密度值和骨代谢指标,跟踪研究紧急进驻高原部队官兵体内骨吸收指标的变化情况,首次发现了高原环境对官兵骨代谢和骨骼健康的影响及其规律,完成了全军重大科研课题“西北高寒高原地区军民骨质疏松症的研究”,在2007年获得了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为西北地区官兵预防骨创伤及骨质疏松提供了可靠的理论依据。目前,他还率先开展了骨质疏松的防治研究,研制出骨质疏松治疗仪,在黄酮类化合物抗骨质疏松和电磁场防治骨质疏松研究方面处于世界先进水平。

  “部队官兵谋打赢,我为官兵保健康”。医院院长尹强是从这所医院的普通医生成长为医院领导的,他告诉记者,葛老始终将目光聚焦在人民需要的课题上,上世纪50年代,西北地区没有几家像样的医院,更没有专门开设的骨医学科,专业人才十分贫乏,骨医学科的理论基础和医疗技术更是滞后。葛宝丰在医疗临床实践中大胆探索,潜心研究,建立了西北骨医学科完整的理论体系,也夯实了他成为大西北骨科专业的开拓者、军队骨科专业的重要奠基人的基石。

  作为一名人民军医,葛宝丰以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享誉国内外。他在临床实践中敢为人先,大胆探索,潜心研究,先后编著了《实用骨科学》、《创伤外科学》、《矫形外科学》等多部世界公认的权威论著,发表论文近500篇,获得省部级二等奖以上科研奖励20项。被国际著名骨科专家雷普誉为“古丝绸路上的‘医学大树’”。

  从医60多年来,他诊治病人17万余人次,不仅未出现一起医疗事故,还使治愈率达到98.6%,伤残率降低至0.1%。并且,他在1950年就率先开展带血管循环骨移植, 1951年在国内探索开展淋巴管外科研究,1965年,他指导学生接活冷缺血54小时断掌和59小时断指,创造了接活连体热缺血36小时下肢再植的世界纪录,成为建国60年来最重要的60项医学成果之一;1997年,成功完成的十指断指再指手术,成为亚洲骨科领域第1例成功手术病例,轰动世界。

  清流前波让后波。葛宝丰注重言传身教育人才,他把培养专业骨干作为师者最美的信条。

  葛宝丰不仅用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服务患者,还十分注重人才的培养,他把培养高素质创新人才作为自己医学事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提高中青年医生的医疗技术水平,他把素质的提高、业务的培训同临床课题的研究结合起来,带领青年医生们将创伤骨科、显微外科和组织工程学、生物力学作为医疗与科研的中心,在严重创伤骨折的处理和显微外科等方面形成了突出的专科特色,将医院的骨科从50年代末的“五人小组”,逐步发展为现在由创伤骨科、脊柱外科、关节显微外科、骨科研究所组成的全军骨科研究所,培养造就了大批高素质的骨科骨干人才。

  作为全国知名专家,葛宝丰经常有机会应邀参加国内、国际的大型学术交流活动。每次开会回来,他都会毫无保留地把最新的学术动态讲给大家。他还积极推荐中青年医生出席各种学术会议,创造条件提高他们的学术水平。1981年8月,第一届全军骨科学术交流会在兰州举行,葛宝丰作为大会的主持人之一,把8个具有学术价值的题目全部分给科里年轻同志,亲手把他们送上那令人羡慕的讲台,自己却没有宣读一篇论文。葛宝丰悉心了解科室每个年轻医生的特点,注重因人施教,科学育人。

  葛宝丰悉心培育人才,甘为年轻人当配角,把医术毫无保留地传给了下一代。他说:“无论是成功的经验,还是失败的教训,都要告诉年轻医生,避免他们走弯路。”他希望年轻人能站在自己的肩上,立得更高,看得更远。1976年,一位女患者住到了骨科,需要实施淋巴管静脉吻合术。葛老当时在国内已率先进行了多年的淋巴管再生基础研究,而这个手术机会,葛老已等了整整15年。这个手术一旦成功,将填补国内淋巴管显微外科技术的空白。可是,刘兴炎说啥也没想到,葛老把这个手术机会让给了他。

  这一年,葛宝丰57岁,刘兴炎27岁。

  就是这个在医学界产生轰动效应的手术,奠定了刘兴炎攀登医学高峰的第一块基石。这位参军时只有初中文化程度,没有上过正规大学的医生,在葛宝丰的精心培育下,自修完研究生课程,获得医学硕士学位,并练就一手过硬的显微外科技术,如今,他已是技术3级教授,并荣获了 “全军科技重大贡献奖”和“全国首届百名医学科技之星”。

  有人对此不解,葛老却说:“对于青年人来说,给他们成功的机会,比什么都重要。”

  的确,熟悉葛宝丰的人都深知,连任第二、第三、第四届达11年之久的全军骨科组组长的他,全身心投入到我国军事医学研究领域,扎根于西北这片荒芜而贫脊的土地,视名利淡如水,看事业重如山,甘为人梯,举人过己。

  葛宝丰对科研有着极灵敏的嗅觉,“文革”结束不久,人才断代严重,在一穷二白的条件下,他就决定率先在国内开展动物实验,为国家培养出一个显微外科的人才梯队,当时实验室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个兔笼子,甚至连显微镜都没有,葛宝丰就自己节衣缩食,攒钱买来了一台当时已经算是最好的单目显微镜,说是显微镜,也就是在一个折叠铁架上装了一个放大镜而已,连放大的倍数都不能调节,就这样他在科室专门抽组人员开始了兔耳离断再植和小白鼠断尾血管吻合的训练,文益明就是这个时候被选上的,刚到实验室时,进行动物血管吻合术训练总是不得要领,用缝合线吻合0.3-0.5毫米的血管,谈何容易啊!提吊、分离、修剪、进针、打结……那天下午时针已指向7点了,文益民和几个年轻战友还在做实验,但他们并未察觉到葛老也来了,悄悄地在一边观察他的操作:吻合端留长,冲洗液一冲,血管好像顽皮的马驹,撒手就跑,好容易缝上一针,提起一看,竟连后壁也缝上了。“别灰心,重来!”“啊,主任?”文益民这才发现葛老一直在陪着他们训练。在这位骨科泰斗面前,他不好意思再做试验了。“继续做吧,功夫不负有心人嘛!”葛老说着,便动手为他们做了一次示范。文益民在葛老手把手的指点下,重新开始了试验。夜更深了,葛老忍着饥饿和疲劳,一声不响地端着冲针,为年轻人做着助手……

  在葛宝丰无微不至的关怀下,文益民逐步成长为全军骨科中心的学科带头人。至今每每谈起葛老的悉心培养,文益民总是双眼含泪。

  葛宝丰常说:“科学不是一个人、一代人的事业,最盼望年轻人超越我们。”葛宝丰就是凭着宽广的胸怀和铁塔一样的肩膀扶持着一个个新人向骨科医学高峰攀登。到目前,他已为我国地方和军队培养专业人才600余名,为全国医院培养院长或骨科主任34名。

  葛宝丰不仅在医术上有高超技艺和丰富的临床经验,而且他学风端正,从不挂虚名,甚至自己参与的研究工作,如果认为贡献不多,也不同意署名。

  在年轻医生心中,葛宝丰是一棵大树,为绿叶新枝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营养。“他总是把最新的技术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们,把成名的机会无私地让给我们……”说起这些事情,年轻的医生们记忆犹新。葛老的英文水平非常高,他们常常将想要发表的国际论文交给葛老审查修改,葛老总是会一丝不苟的认真提出修改意见。考虑到葛老付出了大量心血,现在担任医院全军骨科研究所所长的陈克明深情地回忆说:“我们经常在葛老修改过的论文署上葛老的名字,他每次都坚决地说,工作都是你们自己做的,我不能掠人之美,我没有参与就不要署我的名,还是让更多的做实际工作的年轻人署名吧。”就这样,葛宝丰一次次的当了“幕后英雄”。

  葛宝丰治学严谨,在对待科研、学术成果等一系列问题上,处处为人师表。他常说,人是要经过历史考验的,科研成果也是要经过历史的考验,科研成果绝不能因为我们不认真负责、掺假而让后人骂。他担任全军骨科专业委员组组长,每年有大量的学术论文请他审阅,他都本着严谨的科学态度,对报奖单位、个人的论文认真审阅,反复查阅文献资料,亲自考证临床效果,从不草率下结论,从没有评过人情奖、关系奖。

  如水做人,如山做事。他就像那饱满的谷穗永远都低着头。他终生不渝的赤诚,不仅体现在他对医生使命的深刻理解,也折射着他对患者极端负责任的崇高操守。回首往事,葛宝丰真的可以无愧地说,他把自己的全部激情和力量都贡献给了他所热爱的医疗事业,他这一辈子都对得起病人。

  没有光环、不慕虚名的葛宝丰,就如一面朴素而庄严的旗帜,牢牢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用自己高尚的品格赢得了无数人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景仰。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先生之德,博大醇厚!

来源:中广军事    责编:邓曦光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