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海军护航4周年 > 亚丁湾日记

亚丁湾上的水下尖兵

2012-12-21 15:23   来源:中广军事    打印本页 关闭

    

“马鞍山”舰直升机拂晓起飞巡逻警戒 李义保摄

  海军“温州”舰副机电长 林文友

  亚丁湾的那片湛蓝,诱人地让人心痒。意外的是,在护航中,我得以有机会下潜到水下6米,和印度洋来了次“亲密接触”。

  2011年4月14日,我舰离开阿曼塞拉莱港,重返护航征程。“铃、铃——”下午16时左右,机电集控室里突然响起急促的报警声:“左轴两号机高温报警!”

  作为副机电长,我迅速下舵机舱检查,听到有异物撞击舱底的声音。“坏了,螺旋桨被渔网缠上了,这对护航任务可是严重影响呀!”我心里一阵发麻。

  了解情况后,编队首长迅速制定出两套方案:一是用长钩勾出渔网;二是在方案一失败的情况下,进行潜水作业。

  可是谁下水呢?潜水作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项目之一,而且事发海域陌生,又有鲨鱼出没,大家心里不免有些担忧。在动员会上,我扫视了一圈,心想,自己潜水底子不错,作为机电干部,水线以下就是我们的地盘,就主动请缨:“我来上!”

  第二天早上6点,我们乘小艇开始工作。此时,亚丁湾的水很清,能见度很好。面对湛蓝的海水,我们首先放下长钩,但怎么也勾不出来。

  只有采用第二种方案了!这时,大伙纷纷把目光聚向了我,让我感到身上的担子不小,心里有些紧张。“小林,记住动作要领就行。”旁边传来了编队指挥员韩小虎的鼓励。我迅速让自己镇定下来,过电影似地回顾了潜水动作要领后,我坚定地对军医说:“没问题,可以下水!”

  一切都像平时训练一样,我再次检查气瓶压力,试用呼吸面具,穿上潜水服,配好潜水压铅、潜水刀、驱鲨剂、信号绳。而后,我向信号员打了一个“OK”的手势,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亚丁湾的海水很冷。入水后,我打了个冷颤,不由快速地打了几下璞。可近在咫尺的螺旋桨,此时却一直无法靠近,我始终感觉有一股力量老把我往上拽,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恍然明白过来,印度洋的海水盐度高、浮力大,而我的身重才不过120斤。

  待适应了水下的环境后,我立即调整好姿势,猛打了几下脚蹼,终于下潜到左大轴故障部位。我定睛一看:乖乖,缠的渔网真不少,网绳足有小臂一般粗,怪不得勾不动!

  平静的海面下处处暗藏“杀机”。就在我观察情况时,突然一股暗流在我身后狠狠推了一把,直往前冲。事发突然,我反应不及,一把抓住大轴。顿时,一股鲜血从掌心散出来!不好,被船底的海蛎子刮到了!

  看着慢慢渗出的鲜血,我背后一阵冷汗:会不会引来鲨鱼?可是时间紧迫,已经容不得我多想。我掏出潜水刀,开始奋力切割起来。一下、两下、三下……我心里默默地数着。由于网绳太粗,而渔网缠得又死又厚,割断一节往往要几十下,只能一层一层的“抽丝剥茧”。

  半小时后,我拖着“战利品”浮出水面……很快,小艇的船头就堆起了渔网和一节节小臂粗的网绳。清除左轴渔网后,为防万一,我又下潜对右大轴进行检查,确定没问题后才浮出水面。

  长时间的水下作业让我的体力消耗很大,再加上前几日的连续值更,回到舰上,我已是一脸苍白,浑身上下抖个不停,双手上一道道划痕还渗着血水……

  这就是我的护航经历,一次与深蓝的“亲密接触”。(丁佳伟 整理)

责编:刘鹏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