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海军护航4周年 > 亚丁湾日记

追梦追到亚丁湾

2012-12-21 15:27   来源:中广军事    打印本页 关闭

    

2011年9月13日,第九批护航编队“玉林”舰特战队员实弹射击训练。 李忠全摄

  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宣传科文化干事 万振宇

  心里有梦就要追,不追就永远是梦,永远不会变成现实。想参加亚丁湾护航,是我两年多前的一个梦,有了这个梦,我就不停地追,终于在今年7月2日梦想成真,荣幸随武汉舰踏上了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的征程。解缆起航那一刻,站坡的我激动万分,从广州赶来为我送行的亲友团也激动万分,我和家人一样都热泪盈眶。

  我出生在一个海军世家。爷爷是个老海军,他退休在家好些年了,今年76岁高龄。父亲、母亲都是海军现役军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曾在或正在海军陆勤系统工作;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梦,就是想乘着国产军舰远洋航行一次。爷爷的梦,难圆了。父亲的梦、母亲的梦,还有可能圆,但难度却非同一般。

  我有护航梦,那是在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2008年12月26日出征后的半个月内。那时,我正在南昌航空大学新闻系读大四,可能是所学专业的缘由吧,同学们那段时间关注最多的是护航新闻,议论最多的是护航话题,有时是护航装备行不行,有时是护航官兵安全不安全,有时是护航工作生活情况怎么样。护航到底怎么样?我突然萌生了想参加护航探个究竟的愿望,并且越来越强烈,好在学校没多久就放寒假了。2009年春节前,我一回到家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爷爷、父母亲人,他们异口同声说这想法不实际,在校国防生没有毕业分配,原则上不能参加部队重大军事任务。但他们同时发现,我的梦和爷爷的梦、和父母的梦重叠了。“圆梦”因此成了全家过年的口头禅。考虑到我半年后就毕业到部队,全家人建议我申请到海军一线舰艇部队。唯有如此,才有机会参加护航。这样,三代人“圆梦”的重任就由我担当起来,我圆了也就象征着他们圆了。

  2009年6月,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了广州舰。按照支队规定,这年9月我须到大连舰院再读一年军校,完成国防生向军人的转变。十分惋惜的是,在我入学半年后,广州舰作为海军第五批护航编队的指挥舰开赴亚丁湾,我在舰院获悉后干着急没办法:多好的一次护航机会啊!就这样和我擦肩而过。2010年6月,我从舰院毕业回到支队时,广州舰护航还没有归来,我被调整到了武汉舰。这年10月,广州舰在圆满完成第五批护航任务后,胜利凯旋亚龙湾。那时,我就在欢迎战友的队列中,激动的同时难掩心中的酸楚,我告慰自己:我很快就会赶上护航的,一定要坚定信念、耐心等候。

  苦心人天不负。2011年4月,我的名字终于列进了第九批护航编队名单中,全家人和我一样非常高兴。事非经过不知难,我尤为珍惜这次护航。进入护航海区以来,我在参加舰上每天值班巡查的同时,还具体做一些宣传文化方面的事情,积极参与筹办甲板文艺晚会,开办大象工作室,组织大洋摄影展,做好心理咨询与服务,为丰富和活跃护航官兵文化生活快乐工作着。与此同时,我比较注意收集护航素材,准备在搞好保密前提下,精心制作一部个人护航汇报片,返航后即向家人汇报我这次护航经历,以了却他们心中的夙愿。(高毅 整理)

责编:刘鹏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