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首页 > 访谈导图 > 正文

邵维正:坐热“冷板凳”的“将军教员”
2012-11-23 13:43   来源:中国青年网    打印本页 关闭
    

  “七一”是建党节。今天,稍有党史知识的人都知道:中共一大召开是在1921年7月23日、出席人数15人(其中中共党员代表13人)。可是,当年一大是在秘密状态下召开的,以后又经历了“白色恐怖”和连续战乱,原始文件档案难以保存,出席者亲自记录和撰写的回忆录也极少,加之那个年代人们习惯阴历阳历并用,更增添了历史记录的复杂性。直到半个多世纪后,一位叫邵维正的学者才着手重新考证一大,确定中共诞生的确切日期与中共一大出席人数,成功解决中共历史这一悬案。

  全军首位被授予

  少将军衔的政治理论教员

  1994年7月底,解放军总后勤部礼堂。威武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奏响,将军授衔仪式隆重举行。

  解放军后勤部政委周克玉宣读了由江泽民主席签署的晋升令。随后,中央军委委员、解放军后勤部部长傅全有为邵维正等颁发命令状。16开大小的将军军衔命令状上,写着“批准邵维正晋升少将军衔——此令”,下面是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的签名。从此,全军有了第一位被授予专业技术少将军衔的政治理论教员。

  1936年9月8日,邵维正出生在江苏常州。“1937年,日本人占领上海,我们全家逃到四川。抗战胜利后,全家来到浙江杭州。”邵维正的小学是在杭州师范附小度过的。时值解放战争,他目睹了国民党军队败走杭州,又和市民们一起欣喜地迎来了解放军。

  1949年8月,邵维正和全家回到已经解放了的家乡浙江黄岩,就读于黄岩县第一中学。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当年10月,中国政府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迅速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

  读初二的邵维正梦想自己能身着军装,“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然而,部队首长看到这个才14岁的小个子,摇了摇头。1951年春节刚过,邵维正又动了念头。他虚报了一岁,最终他梦想成真,成为二十一军六十二师文工队的文工队员。1951年3月15日,被邵维正永远铭记——这天,他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这天,他将名字由“维振”改为“维正”,意取“维护正义”。

  在朝鲜前线,15岁的邵维正开始了教书育人事业。当时,我军包括基层指挥员在内,不少官兵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读到初二的邵维正自然成了军内文化教员。1956年9月,20岁的邵维正在朝鲜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8年回国后,邵维正在某师从事党的理论宣传工作,期间还参加过藏区平叛战斗。戎马生涯中,邵维正孜孜以求,不断积累各种知识,然后举一反三,融会贯通。

  1964年2月,邵维正被选派到解放军长沙政治学院学习了一年半党史。正是这段时间系统的学习,奠定了他对党的历史以及马列主义的浓厚兴趣和深厚感情。

  1978年,邵维正奉调解放军后勤学院,担任政治理论教员,从事中共党史教学与研究工作。从此,在意识形态领域这片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处处留下了他冲锋陷阵的身影。

  “冷板凳”上不竭创新的红色理论家

  1981年,建党60周年前夕,邵维正在《中国社会科学》创刊号上发表了《中共“一大”召开日期和出席人数的考证》,考证出中共“一大”召开的准确日期和出席会议人数,回答了中共党史上两个悬而未决的疑难问题。

  破解一大召开日期与出席人数之谜,奠定了邵维正在中共党史研究上的地位,实现了他由一名部队中层干部向一名学者的华丽转身。然而,一炮走红的邵维正没有躺在功劳簿上,在完成《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长编》编撰任务后,他决心从党的创建时期开始逐阶段学习和研究,最后形成对中共党史系统的认识。

  他说:“中共党史不仅中国在研究,国外也在研究。如果我们自己不很好地研究,国外的研究往往会混淆视听,甚至会造成各种消极甚至负面影响。”

  中共诞生70周年前夕,邵维正撰著了30余万字的《中国共产党创建史》。此书全面分析了中国共产党创建的历史背景和社会基础、契机和环境,介绍了中共创立的过程、意义和影响,不仅填补了当时的空白,同时也成为认识中国共产党扬帆启航那段珍贵历史的可靠依据,被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指定为党史研究必读书目。

责编:彭洪霞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