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纪念反法战争胜利69周年 > 最新消息

抗战亲历者徐定华:为怒江战役 5分钟内应征入伍

2014-09-15 13:50   来源:央广军事    打印本页 关闭

    

抗战老兵徐定华介绍情况 盖天宇 摄

傅启胜采访抗战老兵徐定华 盖天宇 摄

  央广网北京9月15日消息(通讯员 傅启胜)怒江战役为抗日战争后期在云南怒江与缅甸边境的大型战役之一,中美联合作战,由美军提供渡江工具、对日军阵地实施全天候轰炸,并提供中国远征军全部的作战补给。中国军队以巨大的损失,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这在中美两国反法西斯战场上书写了浓墨重彩 的一笔,徐定华老人随美军Yforce参加了这场战役,作为战争的亲历者,徐定华老人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参战故事。

  徐定华老人, 1924年出生于天津,1941年夏天在沦陷区中学毕业后不畏路途艰险奔赴大后方求学,被分配到在中央大学学习土木工程。在大学的校园里,看到“盟军来华助战”的布告后,还是莘莘学子的徐老,踊跃应招,投笔从戎。

  徐定华:珍珠港事件后中美同盟抗日,美国罗斯福总统派遣大批军官来华助战(不是战斗部队),战地急需大量英语人才——尤其是能在战地奔跑的青年——所够的英所以动脑筋转到学生头上来了,我当时没多想,就应征入伍了。我用了5分钟做出了这个决定,上完课,看到教务处那儿有大布告,上面写着:“盟军来华助战,……凡我热血青年应踊跃应召,报效国家共纾国难…”这一番言词顿时使我热血沸腾,当即不假思索步入办公室大笔—挥,写上我的名字。

  我之所以瞬息间做出决定,回想起来也有其客观的必必然性,我是天津人,1937年“七-七事变”,华北首当其冲沦陷,我充分体会到了亡国的惨痛。

  入伍后,徐定华被分往Yforce,成为了一名3级英语译员,接受了两个星期的训练,加入了工兵部队。

  徐定华:我们属于这个军事委员会外事局,三级英语译员,头一天去,在城里住了一宿,发了身军装、给了一点工资,待了一天,第二天早上上飞机,到昆明。去的时候是外事局的人,到那儿立刻成了美国Yforce,一报道,全归他调动,所以立刻就去训练,受训两个星期,从学生,变成了一名战士。后来去了36师工兵营。

  当时,部队开始为怒江战役做准备,在敌人设防条件下的敌前强渡。

  徐定华:怒江战役目的也是攻克怒江,那是以怒江为界,中间有一个惠通桥,已经炸跨了。怒江一百多米,很窄,水流湍急。

  怒江作战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渡江,准备的是在敌人设防条件下的敌前强渡。这是工兵的重头戏,安排的战术是橡皮艇操纲渡。操纲渡就是准备一条粗缆绳,―头栓牢这边岸上,由少数战士使用美国供应供应的橡皮艇划过对岸,将另一端系牢固定,这样汹涌的江面上就会横跨一条缆绳,后继的船只只要人力摸着缆绳就可顺利渡到对岸。在汹涌的江面这是避免橡皮艇打转的最好办法,并且橡皮艇由许多“隔舱”组成,即使子弹打穿一部分,也不会全船沉没。

  记者:我看当时的历史资料里面,橡皮艇好多都是美国援助咱们的?

  徐定华:对。

  记者:包括美国当时还得咱们捐助一些火炮什么。

  徐定华:要什么东西都是美国给。所以好多都是很先进的,空军是咱们的优势,空军我们占优势,日本飞机躲起来,不敢来。

  工兵营已于5月11日先过江,徐定华老人于次日(5月12日)由缅嘎渡口渡江,此时江防已经全部由我方控制,后来我方派人乘坐一条小船便顺利过江。几个工作人员在这里支起了两个帐篷,任务是运送给养和药品。

  徐定华:怒江峡谷中西岸一小条窄长的滩地,因为地势还算平坦,所以稍加修整,几个工作人员在这里支起了两个帐篷:一个是他们的宿舍,里面还有发报机、手摇发电机等设备;另一个就是伙房兼食品给养仓库。

  徐定华后来到了战炮营,在从军期间,担任过各种工作,还去过兽医组帮助辎重团的骡马治病。

  徐定华:工兵过去了,工兵营不是北边不要了吗?我不干工兵了,有一个战炮营,(我就在)战炮营这边就打杂。给骡马治病,这个很重要的。公路北日本人占着,汽车开是不能开的,所以打松山,都是靠骡子跟马。骡子和马经常摔跟头,我也会治疗骡马。

  在徐定华老人经历的战斗中,最为惨烈的当属松山、龙陵地区的战斗,1942年5月日寇侵占怒江西岸后,选择此地修筑坚固的地下碉堡群,抓捕中国劳工锐意经营两年余。敌人隐蔽地下比较安全,地面上火力网交叉,几乎没有死角。他们自诩其可比欧洲的马其诺防线,以图依靠碉堡拖住我方的反攻,我军从下向上仰攻,十分困难,部队伤亡很重。先后鏖战三个月,一面在阵地前佯攻,一面深挖地道,最后用爆破战术解决了问题。

  记者:日本人就是在松山这个地方设立了工事,到了1946年之后方国瑜教授到了日本的工事里面,也是大为惊讶,说他这个工事修得好,那当时工事的情况您了解吗?

  徐定华:那个工事是修得很好,南边它在惠通桥过去,叫松山,松山那儿有一个小山尖,那地方是咽喉要地,它是按马其诺防线设计标准,抓住中国民工,在里面修的。

  咱们希望工事有死角,打不着,它那儿没有打不着的地方,从哪个角度它都能回击,所以它的守卫是很容易的,它里面的工兵没多少人,总共2000多人。就是 56兵团,日本的这个兵团就是一个师,工事内很多是矿工。

  本来很高的地方,你一往上攻很困难,它反击,很占优势。你看我们5月11号渡江,完全大胜了是8月20号,8月20号才把这个松山占领。

  记者:3个多月。

  徐定华:这一仗的话,咱们吃很多亏、死很多人。部队着急了,那时候正面部队,后来又一部分分到龙陵去了,到龙陵的部队,得从山里面走路过去,就是汽车到不了跟前,在这卡了三个多月,主力部队71军,结果打得不成功,吃很多亏,硬进攻,进攻就死人,试了很多法子,都不行。

  后来换了第八军是滇南的,第八军接过去还是啃不下来,后来才慢慢摸出方法。我们就摸准地方,从下面挖地道,最后日本发现地下有声音,就有点晚了。

  记者:就是说我们是从底下挖地道,把这个工事打通?

  徐定华:整个战役我们表面是打,打也不真发力量,后来他知道底下不对劲,也晚了。战斗结束后在清理战场时,日军除了战斗人员以外,还有许多慰安妇,这是日军丧失人性的又一证据。

  徐定华:清理时还有慰安妇。

  记者:都解救出来了吗?

  徐定华:没有解救出来,多数死在了里面。多半服毒,有自愿服毒的吗?没有。整个都服毒了,这张图片是当年慰安妇的小屋。

  记者:这是当年的慰安所?

  徐定华:日本人一占领,就把这个民房改建成当慰安。里面有十几个慰安妇,基本上都是朝鲜人。这其中只有跑了一个,她被调换到碉堡里去了。

  她当时怀了孕,结果要分娩,前面的战斗打得最激烈的时候,没有人管她,最后她被救了出来,这个女的,后来送到了平壤。她的家乡是平壤。

  后来在日本东京制裁日军性奴隶犯罪的女性国际战犯法庭上,这个受害者出庭作证,当时我国研究慰安妇问题的学者也被邀出席,该学者当即取出一摞我军缴获的当年慰安妇照片,其中有3张全裸体的慰安妇照片和1张怀孕慰安妇照片,请受害者辨认。老人经过认真审视后,激愤地指出照片是她和她的同伴们。就这样,侵略者的罪行又一次大白于世界人民的面前,法庭判决赔偿,最终日本人却没有赔偿。在怒江战役中,美国给予了我们很多支持,甚至有一些美国军人,也战死在收复怒江的战场上。

  徐定华:当时很多的武器装备都是美国支援的,都很先进。空军是咱们占优势。松山打下来后,龙陵还没有解放,就这时候一个美国上尉被日军打死。

  在采访结束时,徐老唱出了《抗日悲凉小调》,他希望现在的青少年们要牢记历史,不忘国耻,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贡献自己的力量。

责编:谢露莹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