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专访

专访徐蕾:教练和队友的鼓励帮我渡过低潮期

中广网 2012-03-12

    

  徐蕾,1981年9月出生,山东青岛人,1996年12月入伍。获得2次个人冠军,15次团体冠军,4次打破世界纪录,2001年被全国妇联评为“巾帼建功标兵”,2007年当选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

  中广网消息(记者可心)军事五项练越野要跑八万公里,八万公里相当于绕着赤道跑上两圈;练高要从二层楼高的五米绳梯上纵身跳下七千余次;练低要在一尺多高的低砖铁丝网上匍匐钻爬100多公里,也就是相当于北京的三环您就这么绕上,爬上三圈;练投弹,就是要投出五柄手榴弹,62万枚,约370吨,能够装近百辆的卡车;还有一个就是练游泳,要在障碍重重的泳道里面游八千公里,相当于横渡渤海海峡60余次,在这组惊人的数字后面是我们军事五项队员孜孜不倦的努力。中国军人为何有如此惊人的毅力?中广军事记者采访曾17次获得个人和团体冠军的徐蕾。

  记者:这样练人能受得了吗?

  徐蕾:人没有受不了的苦。练了军事五项队这么多年,我们常说不可能的事变为可能了,我们为什么能吃得了这个苦,我们已经不是在从事一个体育项目,我们把这个队伍已经当成一个家,当成一种责任。那我去拿这个冠军,我就觉着就有义务这么做。

  记者这个就是用我们那句老话说的,吃多少苦,享多少福。我相信经过他的这种训练之后,也许你下个月拿到金牌的时候,你就更能够体会到付出的幸福跟快乐了。我们知道徐蕾获过17次冠军,这个数字也够惊人的。我相信在整个的过程当中,你一定有很多很难忘的经历,比如说第一次你参加比赛的时候,你没拿到金牌,拿到亚军了,用你的话说,那就是不是成功,是失败,但我们看,第一次参加比赛就已经很不错了?

  徐蕾:我第一年比赛是1999年在克罗地亚,那年出国之前,其实我是作为一个新运动员才练了一年多,然后去参加那次比赛。为了参加那次比赛,我甚至于为了练投弹,吃饭的时候胳膊自己拿不起来,就在饭桌上用左手吃饭。那年领导们对我们期望还是很大的,所以那时候就觉得出去就应该拿冠军。而且那年我们王恋英队长也受伤了,当时是为了确保实现团体冠军,然后能够把女子个人冠军也夺回来,而且我们属于两个人双料,双保。所以我们当时还是信心挺足的,但那年我真的知道了,作为一个新运动员,不光是要在训练中刻苦,更多的就是在实战,实战和那种心理,到了国外新的环境包括适应能力各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

  记者你当时遇到了什么样的情况影响了成绩?

  徐蕾:第一个项目射击,因为当时出去的时候枪,要全部拆开了出国,然后再组装,在打的时候,作为新运动员明显就感觉那个靶子很空旷,虽然都是二百米的,但是那靶子,还有那个光线,包括那个场地的方向全部都变了,变了之后,当我再去瞄的时候,我就会觉得什么都不习惯。所以在射击的时候自己从心里面就乱了,就觉得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我认为那次最失败的就是在适应场地上,自己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我总觉得变了,不再是我适应的这种场地,我觉得我还不习惯,怎么会这样,一上去之后问,把我的自信心一点点的毁了。

  强项也没有发挥得很好,当然越野相对还是比较好的。那年实现了个人银牌,很多人下来都说,丫头,你第二已经很好了嘛,可是我说第一年比赛中,他们都说,你激动吧,兴奋吧,我真的一点都不夸张,我站在领奖台上一点感觉都没有。

  记者为什么没有感觉?

  徐蕾:我就觉得这次比赛白来了,拿第二,冠军丢了,对我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之前两个人都要去保个人冠军,但最终团体也丢了。我那天感觉颁奖的时候简直特漫长,就觉得这一年赶紧过去吧,就想回家。那时升国旗,的确是升中国的国旗,但是奏的不是国歌,就觉得非常非常遗憾。那一年就有太多的,自己没有想到的事都发生了。往往做自己最自信的东西,都是被自己一点一点被击垮了,还有留下了很多遗憾。

  记者那第一次拿金牌是什么时候?

  徐蕾:也就是我第二年比赛。第一年比完赛回去的时候,我没有休假,对我们来说假期就是每年比完赛庆功会之后,大家高高兴兴拿了金牌回家,能有一个20多天的休整。那时候可能对于儿女来讲,才是我们作为一个儿女去尽孝的时候。但那年我放弃了放假。当时大家对我的希望很大,尽管他们回来都说很好很好,但是我心里面也总觉得让他们失望了。

  记者我觉得你是那种自尊心特别强的人,如果不能够达到我的目标,就觉得失败的一塌糊涂?

  徐蕾:我就觉得因为付出太多了,我们的白月友政委,我们都叫他白爷爷,他整天陪着我们练,没白天没黑夜陪着我们。他对我的那种寄托,虽然我当时年龄很小,但是我从心里面能意识到那种责任。所以我回来真的特失望,所以那年就跟着他集训,白政委组织了我们那批没有参加比赛的加上留守人员两天半就比完这五个项目,实行了五次考核,我就一直跟着了。比完赛之后,我就觉得压力特别大,一下子就到最低谷了,很难从失败中走出来。后来白政委问我想拿冠军吗?我当时特清楚,我说想,可是我今年输了,他说你不想报这一个仇吗?我说想,他说想就跟着我们考,就是因为那么句话,所以那年放弃假期跟大家一起考,最后考出成绩还是不错。实际上那次考核,和我这种心理在短时间内调整,参加这五次考核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一个作用。

  记者我是觉得他采用了一个非常不一样的方法。他觉得你当时就是因为害怕再去比赛了,害怕失败了,所以一定要让你把这个坎儿给迈过去。

  徐蕾:对,但第二年比赛之前还经历了一场,就是你刚才说的我脚踝粉碎性骨折。

  记者崩溃吗?

  徐蕾:崩溃!而且是在我最关键的一次,但大家都没有告诉我已经粉碎性骨折了。大家就要让我歇着,我根本就待不住,这不右脚骨折嘛,我天天左脚,就从一楼蹦蹦蹦到四楼,从四楼“噔噔噔”再蹦下来,那时候白政委和队长都说,你给我回屋去,就是发火那种。我还说脚不好练胳膊,胳膊不好练腿儿,看着别人训练可着急了。后来,我就打了封闭出国了,那一年是我最成功的,我顶过了一切,我破了三项记录。我拿到了个人冠军,也夺得了女子团体冠军。其实比完赛之后,每个国家对我成绩肯定,竖起大拇指。

  第一届拿完了个人冠军之后,在回国的时候,我的成绩是达到的一个突飞猛涨的状态。那时候冠军都5400多分,我最后成绩都考到了5601分。所以那时候是特别强,所以大家出去的时候,大家每次见我的时候大家都加油,而且我每次比赛出去,大家都会在后面都喊我名字,因为我姓徐嘛,国外运动员他喊不出这个徐,只能喊出“苏”字来,所以印象挺深刻的。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编:彭洪霞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