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踏上装甲战车的年轻女兵 > 聚焦

成都军区某装甲旅女兵:我只有身高不如男

2014-05-14 13:05   来源:解放军报    打印本页 关闭

    

  记者心语

  曾经,社会对女军人的关注点,多少离不开“美丽”这两个字。尤其在互联网世界,“寻找最美女兵”这个话题总是长盛不衰。

  今天,女军人的审美,理应照一照强军目标这面军队发展的时代之镜。镜子里,成都军区某装甲旅女军人群体,展现了别样的美丽。

  记者发现,以陈小娟、苏美华、高亚楠3名女军人为例,她们的美,只因融入了当兵打仗的纯粹追求,熏染了演训场上的炮火硝烟,在强军实践这个舞台上,绽放得格外绚丽!

  女兵之追求——

  “当兵不是为了生存和舒服”

  当义务兵时,陈小娟曾撂下一句惊诧全旅的话:“搞不了军事就不提干!”

  语出惊人,却非沽名钓誉。陈小娟2011年如愿从旅通信连提干,干上了军事,如今,已是旅作训参谋。

  “她不图考学提干,只想在战场硝烟里熏染一番。”陈小娟的军旅追求,在战友看来,确实美得纯粹。

  2009年,我国首次面向社会普遍征集女兵,陈小娟藏起四川交通学院的教鞭,偷偷报了名。

  当陈小娟应征入伍时的综合考评成绩在户籍地四川泸州市排名第一的消息传开,一只脚已迈进军营时,却遭到亲友一致反对:高校教师的工作得之不易,军旅之路前景未知。还有人向她“透露”,女兵在部队大多是端茶送水、唱歌跳舞、打针接电话,从军价值难实现。

  当兵就当打仗的兵。兵之初经历一段如约而来的失落,陈小娟开始毛遂自荐参加各种军事演习。

  付出了比一般男兵更大的代价,陈小娟这名义务兵,在军事演习这个舞台上,完成了从“跑龙套”到“主角”的华丽转身。从做画册、展板、幻灯片,到通宵自学参谋业务,进而坐进指挥所参谋席位,频频参与从总部、军区到集团军组织的各级军事演习。

  当兵第二年,一个年薪15万的某公司总裁助理岗位向陈小娟招手,回成都考公务员等人生选择,也摆在其面前。

  战友劝她:“抓紧提干吧,结婚生孩,换个闲职,苦尽甘来,那就安逸了!”同时,陈小娟也被组织列为提干对象。

  没想到,这时,陈小娟找到部队领导汇报:当兵不是为了生存和舒服,否则当初就不会报名参军!

  众望所归,陈小娟提了干。在排长岗位历练了一年多后,就接到旅作训科橄榄枝,成为名正言顺的作训参谋。

  标绘作战地图、制定训练计划、指导基层训练……作为女性,陈小娟比男参谋付出更多艰辛,甚至常常不顾生理期高强度工作。

  由于经常熬夜,陈小娟脸上时不时冒出几颗“痘”来,但大家都觉得她很美!

  女兵之血性——

  “美出‘兵味’我无悔”

  爱美的天性和训练的摔打,是女兵必须面对的一对矛盾。尤其对该旅通信连七班下士苏美华来说,这种矛盾更为突出。

  苏美华入伍前苦练瑜伽,热衷美容,公认的爱美。而这种爱好和天性,与其入伍后的专业选择格格不入。她先是放弃大学所学护理专业,选择了报话专业,并取得旅“创破纪录”活动500米收放线第一名。继而入选旅女子射击队,一双嫩手练起老茧,步枪分解结合出神入化,百步穿杨技压男兵。不久,她又钻进了装甲车,成为该旅首批装甲车女战斗员之一。

  “步枪是要喝血的,装甲车是要吃肉的!”练习步枪射击时,苏美华双手没少流血,而驾驶装甲车才发现,这更是掉皮掉肉的脏累活。

  苏美华1.74米的个头,刚开始跳进空间狭小的驾驶室时,少不了磕磕碰碰。一天下来,全身青一块紫一块,有时还被剐掉一块肉。

  苏美华喜欢漂亮裙子。自从和铁疙瘩打上交道,胳膊和腿脚都疤痕累累,穿裙子便成了奢望。

  操控装甲车,对肢体力量要求很高,远不是苏美华瑜伽式的柔软肢体所能承受。为强化上肢力量,她每天加班练俯卧撑和哑铃。

  有男兵调侃:“要是练成肌肉女,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哦!”苏美华竟举起胳膊,摆个秀肌肉的pose,雷翻众人地回道:“美出‘兵味’我无悔!”

  男兵发现,曾经柔美的苏美华,如今更多了一份英姿飒爽。每当她驾驶装甲车,呼啸而过时,男兵不禁鼓掌叫好。

  女兵之进取——

  “我只有身高不如男”

  “我叫高亚楠,意思是,只有身高不如男。”调侃式的招牌介绍,让旅通信连下士高亚楠知名度颇高。

  高亚楠在女兵中兵龄最长,所带的好几名女兵都提了干。而最终奠定其“大姐”地位的,还是训练场上让男兵仰视的较劲精神。

  2009年底,高亚楠顺利参军入伍。新训考核成绩公布之时,3公里跑女兵组第一名是高亚楠,全旅新兵实弹射击第二名还是高亚楠,“新训之星”的荣誉羡煞男兵。

  入伍第二年,军官梦破灭,高亚楠成为同年兵中唯一转士官的女兵。新转士官集训,唯一的女士官高亚楠不肯搞特殊,跑步、蛙跳、俯卧撑等课目与男兵同一标准。组织野营拉练,领导以住宿不便为由,劝她别参加,她死活不肯。30公里急行军,她独睡单兵帐篷,主动站夜哨。男兵真心钦佩,赠其“红土玫瑰”称号。

  玫瑰真的带刺。那次,旅女子射击队为全旅汇报表演,有的女队员在步枪分解结合项目发挥不佳,台下几个男兵说起了风凉话:“不过如此嘛,还以为有多厉害呢!”

  “谁有本事站出来单挑!”作为射击队负责人,高亚楠血气上涌。而台下,顿时鸦雀无声。

  过去,演习中指挥所的通信保障,多由男兵负责铺设、保通,女兵只有擦桌子、扫地的份。作为话务班长的高亚楠,带领女兵到部队领导那里立军令状抢活干。结果,半小时之内,女兵全部铺设完毕,而且线路更加有序。

  训练场上的高亚楠咄咄逼人,生活中的高亚楠,却开朗热心、不失温柔本色,被大家亲切地称呼为“男姐”。(彭 田 彭国良 本报记者 程必杰)

责编:魏明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