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强军梦 > 我的强军梦

南海舰队某扫雷舰副大队长:不让使命欠账

2013-07-28 14:30   来源:南方日报    打印本页 关闭

    

  南海舰队某扫雷舰大队副大队长吴光怀身患癌症7次出海110天,用青春和生命践行强军梦

  吴光怀在舰上组织战斗部署操练。 胡锴冰 摄

  南粤大地,蜿蜒的西江从这里奔流入海,滋养着两岸肥沃的土地。在被称为大江之门、银洲湖畔的地方,驻扎着一支战功赫赫的英雄部队,它就是曾参加过西沙海战的南海舰队某扫雷舰大队。

  英雄的部队育英雄,如今这里又走出了一名传承西沙海战精神的新英雄。他不仅创下指挥某新型扫雷舰首出某海峡、超舰艇最大自给力连续航行等海军扫雷舰史上3项纪录,而且笑对癌症坚持工作。他就是用青春和生命践行强军梦的副大队长吴光怀。前不久,中央军委、总部、海军首长作出重要批示,要认真总结宣传他的先进事迹。

  “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从战士到副大队长,从军20载,吴光怀的岗位在变,但献身强军目标的步伐从未停止。当部门长,在同批分配学员中第一个通过独操全训考核;当舰长,让新装备9个月就形成战斗力,创新10多项反水雷战法,取得了20多项新装备革新成果;当副大队长,每年在海上执行任务120多天,年均航程超过1万海里,多次完成战备巡逻等急难险重任务。他用行动诠释了“宁让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的崇高信念。

  挂着吊瓶指挥战备任务

  “一级战斗警报!”2012年11月的一天,南海某海域,风高浪急。南海舰队某扫雷舰大队泸溪舰骤然响起急促的战斗警报声。

  正在住舱打吊瓶的吴光怀听到警报立即翻身而起,手举吊瓶从舷梯跑到驾驶室,途中还差点摔倒。他一把抓起望远镜,认真研判了情况,随即沉着指挥官兵成功完成任务。

  这样的场景对常年在海上执勤的扫雷舰官兵来说已不是一次两次。“处理这类情况,要不卑不亢,坚决维护我国的海疆安全,又要讲究方式方法。”吴光怀操着沙哑的声音又对官兵们说了一句:“只要他们敢来,我就敢上;他来一次,我就跟他干一次!”

  处置完突发情况,吴光怀才长长地松了口气。当时,他下巴的淋巴结已经硬得像块石头,左耳后也长出了淋巴结,头痛、耳鸣越来越严重,喉咙痛,只能喝点粥。“只要一躺下,两个鼻孔就堵得难受,喉咙也跟针扎一样,整晚都睡不着觉。”吴光怀还不知道,在他一向结实无比的身体里,正潜藏着一个危险的“炸弹”。

  得知吴光怀的病情后,大队领导决定把他换回来看病。“当时我打电话给他说‘你赶紧回来把病治了再说,工作上我再重新安排人飞过去’。可是他想了想说,他是副大队长,大队里人手也不够,剩下任务也没几天,顶一顶就过去了,别再来回折腾了。”扫雷舰大队政委王君回忆。

  “顶一顶就过去了”——吴光怀说得好像很轻松,难熬的苦痛硬是自己默默扛了下来。33天的战备巡逻任务,他每天值班指挥超过10小时,整整瘦了15斤。“我们看着副大队长的饭量越来越小,一小碗饭也总是扒没几口,每吃一口饭都要嚼上好几分钟才咽下。但他在我们面前从来不说什么难受的话。”泸溪舰声纳班长姜毅说。

  33天后,完成任务归来的吴光怀踉跄着走回家,一头倒在妻子怀里。“光怀,你这是怎么了呀?”妻子戴燕急得哭了起来,她把丈夫送到了医院,诊断结果犹如晴天霹雳——丈夫患了鼻咽癌中期。

  “你要是早点去看看,就不会这么严重了。你这么拼了命工作,根本就不顾我们娘俩,连自己的身体也不要了么……”戴燕啜泣着,话音里是嗔怪,更多的是疼惜。

  海上多次成功处置险情

  海军扫雷舰部队被誉为“海上工兵”。2000年7月,吴光怀从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枪炮专业本科毕业后,分配到了驻防南海前哨的某扫雷舰大队。

  在海上执勤,险情在所难免。作为指挥员,吴光怀不仅有过硬的操船技术和应急能力,也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临危不乱。有一次,强台风正面袭击吴光怀所在部队驻泊地,中心最大风力超过12级,上游被台风掀翻的渔排如脱缰的野马顺流而下,横冲直撞,缠上了正在江心系水鼓的“汨罗”号扫雷舰。渔排拖着战舰向下游漂去,而不足500米处就是一座大桥。如果不能摆脱渔排的纠缠,撞上桥墩或搁浅,必将造成舰毁人亡的局面。

  危急关头,当时还是枪炮长的吴光怀主动请缨,带领两名战士腰系绳索,顶着狂风,手拿菜刀冲上渔排,手起刀落,砍断绳索,被裹挟战舰得以解脱,开足马力驶向安全水域。而安全回到舰上的吴光怀,身上已被划破了几十道血口。

  姜毅回忆,有一次,泸溪舰正在海上进行实扫战雷训练。突然扫雷值更报告一枚水雷挂上了扫雷具。当时海上风大浪大,舰艇摇摆得厉害,一旦发生碰撞,水雷随时可能爆炸。就在这时,舰长果断下令:“砍断扫雷具,人员隐蔽!”当舰艇行驶到安全位置后,他立即指挥火炮手对准水雷射击,“轰”的一声,海面上腾起了20多米高的水柱,水雷被成功引爆,一个重大险情被排除。

  近年来,随着新型扫雷舰陆续列装,传统的训练方法、作战样式已不适应新装备的需要。在当今信息化、电子化时代,扫雷是未来信息化海战的重头戏,特别是新型扫雷舰,电子化程度高,信息作战平台成熟。

  2007年7月,吴光怀被任命为新型扫雷舰泸溪舰见习舰长,率全体舰员到上海接新舰。“当舰长、接新舰,就像过年娶媳妇,激动啊!不过,我也和官兵们说,接新舰就是上大学,要抓紧时间学,尽快形成战斗力。”

  全舰有上百个舱室、上千台仪器、数万根线路。乍一看,头晕眼花。吴光怀的任务就是要从中摸出“门道”来。摸不清雷达天线结构,他就爬上全舰桅杆顶端去观察研究;弄不懂主机工作原理,他就猫在高温、高噪音的机舱里拜师学艺;不熟悉装备操作,就与战士一起拆炮管、压弹药、推浮体、投扫雷具。经过好几个月的摸索,他指挥操控新舰,已经像“庖丁解牛”般游刃有余。

  “干我们这一行的要懂很多东西,不仅仅是武器装备、作战指挥,还要了解海流潮汐、气象星座。”吴光怀说,他最初也是“门外汉”,慢慢摸索,一门一门学科攻关,不知不觉竟也写下了2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他还自己编教材,如今《某新型扫雷舰训练教材》已成为大队的训练大纲之一。

  7次抱病执行任务110天

  2012年是吴光怀执行任务最多的一年:1-3月,他率舰在东海试航;4-5月,他率舰到湛江驻训;6-7月,他率舰赴南海某海域战备值班;8-9月,他率舰参加演习、训练、巡逻;10-11月,他再次率舰赴南海某海域战备值班……一项接一项任务,让他错过了当年大队组织的体检。

  去年5月份的体检中,他有一项“EB病毒”呈阳性。细心的妻子上网查询发现,这是鼻咽癌的一项重要指标。她多次催促丈夫到医院复查。由于当时症状并不明显,身体素质一向很好的吴光怀并没有把病情放在心上,还主动承担了多项出海任务。在半年时间里,他先后7次抱病完成了演习、训练和南海某海域战备巡逻等任务,在海上执勤重大任务110天。

  得知病情后的吴光怀,看上去还是那么平静。他说他怀着一颗感恩的心,珍惜着生活的每一天。“我从小一路吃苦过来,在我找不到人生方向的时候,是部队这所大学校、大熔炉给了我人生出彩、梦想成真的机会。部队圆了我的大学梦,而且把我从一个农家子弟培养成一名海军基层指挥军官,我十分幸运,也始终感恩!”

  经过治疗的吴光怀,如今身体正在慢慢恢复。他盼望着早日回到工作岗位,和战友们一起出海。

  采访中,他和记者聊起海上的美景,朴实无华的农家语言竟有了诗歌般曼妙的光芒:“站在甲板上,看尖尖的船头劈开的阵阵波涛,卷起的白色浪花,海鸟围绕在船头自由愉快地飞翔,那种感觉,美极了!都说马尔代夫是人间天堂,我觉得中国的三沙一点也不比马尔代夫差!”沉思片刻,他接着又说:“我能为祖国蓝色的海洋站岗巡逻,真是自豪无比!”

责编:刘鹏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