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频道

频道首页 | 头条 | 要闻 | 图片 | 专题 | 节目互动 | 军史

 频道首页 >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聚焦

八一电影制片厂老艺术家们的故事

2014-09-19 09:04   来源:解放军报    打印本页 关闭

    

  在八一电影制片厂院内,有一所总政直属的莲花池干休所,所里有一群曾经红遍全国的大明星。在20世纪下半叶里,他们活跃于影坛,上世纪40年代后出生的国人基本上是看他们(主演、导演、编剧)的电影长大的。毫不夸张地说,是他们塑造的艺术形象把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情操灌输给了至少三代以上的中国人,让每个人心中都有当英雄的冲动,都有伟大而赤诚的情怀。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心中光彩夺目的红色明星也在变老。今天,走下屏幕的他们都已是80岁以上的老人,是八一厂大院里的一群离休老干部。在关注他们的现在进行时之后,我们忽然发现经典剧情仍在继续。

  ——编者

  做了大半辈子电影,我还是用最擅长的电影语言来讲述我们的故事。电影语言也就是镜头语言,让我把镜头摇向我们干休所的小院,一个干净朴素的很袖珍的花园,有灌木丛,有几排休闲椅。阳光很好的上午和下午,老同志们全出来了,边晒太阳边谈论着天下大事。你们别笑,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只要我们还没有到八宝山找老厂长陈播报到,我们就对世上的事儿有强烈的参与意识。

  我们就住在这栋楼房里,上世纪80年代的老建筑,住了30年,原本没有电梯,后来看大家一天天老去,爬不动楼梯了,组织上就给每个单元外接了电梯。如今,组织已成了我们生命中最强有力的支撑,在组织的关怀下,我们幸福无忧地生活着。我们是一个70多人的集体,在野战部队,这个数量刚好编成两个排。当然,尽管我们不再做为战斗员来编成,但仍然在人民军队序列里,这就意味着我们仍然有听从军令召唤的资格,有上战场的资格,有牺牲的资格。比方说,钓鱼岛开战了,一纸军令下来:李娴娟到前线去!我不会有半点犹豫,我会很自豪很骄傲,原来在组织心中,我还如此年轻,可以担起一份重任。纪录片主创人员,是要以战斗员身份参与部队重大行动的,我们的纪录片导演文宗华就牺牲在对印自卫反击战前线,自我室成立以来,还有4位摄影师在军事行动中献出生命。是否未来开战时军令能召唤我,召唤我们这个集体,可能再也不会了,但身在序列,心中就有了一份对使命的等待。

  田华,我们当中曝光率最高、也是从艺年头最长的人,至今依然参加一些全军的活动及晚会演出,红色衣服衬托着满头银灿灿的白发,一副宠辱不惊的神情,那种经典油画般的美丽震撼人心。在她70余年的艺术生涯里,出演过近20部影视作品。扮演的白毛女、党的女儿更是新中国影坛的永恒记忆,成为几代人的“教科书”。

  田华在82岁时,家中接连不断遭遇不幸,几个亲人突患重病,我实在无法想象她是怎样承受这份痛苦和重压的,在院里见到她,我很心疼地轻轻抱着她,无言以对。那天回到屋里,我提笔写了封信,让她想哭就哭,不要憋着。不久后,小儿子的肺癌转移到了脑子。此后6年多时间里,她一边为亲人积极治疗,一边还听从组织召唤,参与总政指派的演出及社会活动。

  观众们谁也不会知道,2008年残奥会开幕那天,扮演盲人母亲的田华,刚刚接到儿子患肺癌的不幸消息。在儿子癌转移准备手术时,田华吞咽着眼泪参加了建国六十周年“复兴之路”的演出。观众看到她的依然是那张温和可亲的笑脸。接到老伴患肝癌的消息,正值她参加纪念建党90周年演出之时。她光彩照人地出现在舞台上、银屏里,认真完成着艺术角色欢乐、鼓舞、激励的功能。谁会想到,这位耄耋高龄的艺术家走出聚光灯就直奔医院,在亲人床前喂水喂药。观众更不会想到,知名度这样高的一个艺术家,竟然拒绝做广告赚大钱。为儿子治病完全自费,田华花光了积蓄,还欠了债。有人问她为什么,她笑而不答。我明白她为什么不赚取这轻而易举就能赚到的大钱,我明白她为什么坚强,因为她在银幕上塑造了“党的女儿”,因为观众们也视她为党的女儿,她要维护这一形象的尊严,这是她一生的责任。

  我们这群老同志里还有观众耳熟的编剧史超、陆柱国、王军;导演汪孟渊、蔡继渭;摄影师张炎平;有观众喜爱的银幕硬派小生、阳刚军人形象代表张勇手;有高级美术师寇鸿烈、佟翔天等等,翻开我们的花名册,加上搬到八宝山居住的人的名册,全是著名级人物,好几个是国家“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有人说,解放军的电影史是莲花池这帮人组装成的。故去的是基石,沉甸甸地躺在那里,活着的是一块块活化石,是革命历史的见证者。

  张勇手扮演了很多英勇的军人角色,观众却不知道他本身的经历就是一部英雄故事。在朝鲜战场上,一次战斗中,队伍被敌人打散,他身患伤寒,高烧40度,凭着顽强的毅力穿越封锁线,找到了部队;张炎平是抗美援越战场艰险的“胡志明小道”上的摄影师,临出发前,当年的外交部长陈毅元帅特意嘱咐他们要在手枪里给自己留一发子弹;史超是整个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的亲历者,因此由他领衔《大决战》编剧;高肇庆是朝鲜战场钢铁运输线上的一名小兵;汪孟渊在拍摄《长征路上》过草地一场时,当真像那些红军战士一样陷到沼泽地里,只露出了个脑袋,差点殉职……

责编:刘鹏中国广播网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