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运载火箭系统 > 正文

火箭系统的年轻人 “70后”已成为中坚力量

  “如果妈妈知道我在发射那天的位置,只怕会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的。”26岁的陈文静说到这里,抿嘴一笑。神七点火发射前,她将是最后一个撤离发射塔架的人。那时,已经加注燃料的火箭,还有15分钟就要喷着烈焰上天。

  “我倒不害怕。”她说,声音细细的,“年轻人能参加这样庞大的工程,我觉得非常有意义。”

  在载人航天工程的火箭系统,一大批与她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正在同心协力地做着同一件“有意义”的事——托举“神舟”上天。

  “为了祝贺你当爸爸,咱们放一个400吨重的礼花!”

  30岁的胡海峰是火箭利用系统的副主任设计师,他与火箭团队3个月前来到酒泉发射场,立刻投入了高强度的工作。在浩如烟海的数字、公式与报表中,他的心情格外复杂:除紧张、兴奋外,还有些担心和愧疚。

  “我妻子的预产期就在发射前后这几天,我有好几次都梦见小孩出生了。”胡海峰说,“以前总看到文学作品里有类似的事,这次亲身体验了一把。”

  同事们都理解他的心情,紧张工作之余,几个“兄弟”会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海峰啊,为了祝贺你当爸爸,咱们放一个400吨重的礼花给你庆祝!”

  ——火箭起飞重量是479.8吨,堪称世界上最壮观的“礼花”。

  “加班加得忘记吃饭,熬夜熬得天昏地暗。”牺牲休息、牺牲家庭……火箭团队的“传统”被继承下来,却加进了年轻人特有的活泼。压力、紧张与负担,往往在相互间的调侃中被暗暗地消解了。

  “我们控制室好几个年轻人,有的孩子不到1岁,有的才3个月。”胡海峰说。

  制导系统的巩庆海今年28岁,新婚半个月就来到发射场。“这是我第一次参加神舟飞船发射任务,这几个月,跟着师父学到很多东西。”他说。

  他口中的“师父”叫吕新广,今年也不过30岁,却已是火箭制导系统的负责人了。

  “我自己的老师比我大10岁。”吕新广说,“像我这个年纪的,基本上都带了‘徒弟’。当然啦,互相间都叫名字的,就差个两三岁,‘师父师父’的,多别扭。”

  过去,我国的火箭型号少,发射任务也少。“听老同志说,他那时守着一个单机,一守好几年,要当个副主任设计师,没有10年工夫根本不可能。”吕新广说,“而现在是好几个任务同时开展,一个人要负责几十个单机。30多岁当厂所领导、20多岁当主任设计师已经不是新鲜事了。”

  工作量的增大,加速了航天人才的成长。今日的火箭团队,35岁以下的年轻人超过2/3,“70后”已成为中坚力量。

来源:新华社    责编:刘鹏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我要纠错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