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本仁术 吴孟超谨守一生的准则

  “医本仁术,医学是一门以心灵温暖心灵的科学。医生之于病人乃子女视于父母,其首要不在于手术做得如何流光溢彩,名响四方,而在于如何向病人奉献天使般的温情”。吴孟超常用这个道理教育自己的学生,要求他们以博大的心去爱护病人,传送爱心。

  吴孟超是这样要求他的学生,也是这样要求自己。许多病人都是热泪涔涔走出医院的。安徽一位姓许的年老病人,身患肝癌已至晚期,因多方求医早已倾家荡产,为了不再拖累家人,他孤身外出并吩咐家人:“你们不必找我,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外边不会再让你们遭穷。”后来,这位病人到了上海,在马路上遇到好心人,经指点来长海医院就医。吴孟超吩咐手下的医生将病人收治住院,第二天吴孟超就赶到病房探视,病人微睁半醒半睡的双眼,看见一位身着白大褂,面色慈祥的老医生在自己的床边弯下身子柔声细语地问候,又蹲下来仔细察看了导尿管,然后抚摸着他又黑又瘦又粗糙的双手嘘寒问暖,老人做梦也不会想到,此刻为自己诊治病情的人竟会是大名鼎鼎的肝胆外科专家吴孟超教授。吴老走后,邻床的病人告诉他,刚才来看望他的人就是吴孟超时,竟激动而惶恐不安起来,连晚饭也无法进食。吴孟超闻讯来到病人床边,一边耐心细致劝说病人进食,一边拿起勺子给病人喂稀饭,二两稀饭足足吃了半小时。这一顿饭,老人是一口稀饭和着一口泪水咽下去的。

  后来老人的两个儿子闻讯赶到上海,闻听老人的治疗情况,激动得热泪长流。

  王兵的妻子冯爱辉有一年元旦过后突然腹部剧痛,经当地医院检查,初步诊断为巨块型肝癌。他们跑遍了湖南省各大医院,均被告之“手术难度极大,病人有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后来经人介绍,来到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求治。吴孟超亲自主刀,用了三个多小时,成功地切除了直径21厘米,重约3公斤的肝细胞腺瘤。病人出院前,吴老又为他做了一次详细的检查,并拍了一部学术资料片。王兵写了一封感谢信当面送给吴老,标题为:“千恩万谢情难尽,生死难关神刀医。”吴孟超像个长辈一样慈祥地对他说道:“这是我们医生该做的,该做的。”

  王兵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热血一涌说:“吴老,我已经打听过,送给您的锦旗实在太多了,都没地方挂;您对钱财名利又十分淡薄。我也不知道如何感谢您,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就送点黄金给您——”

  说着他淌着热泪,朝吴老一跪。所有在场的人,既为吴老的精神所折服,又为王兵的真情所打动,都禁不住流了眼泪。以后,王兵和冯爱辉夫妇每年都把吴老为她开刀的这一天定为庆贺的日子。

  1999年4月,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收了一位老年病人。说来也巧,32年前,当他35岁时曾经得过肝癌,是吴孟超教授为他切除了恶性瘤。可以说这是术后存活时间最久的一个病例了。32年以后,他已经是67岁的老人了,不幸“梅开二度”,肝部又发生了癌变,只得“二进宫”,再到医院请吴孟超为他动一次手术。老人握着吴孟超的手,说:“吴教授,你有起死回生的本事,请你再给我开一刀吧,让我再活32年!”

  吴孟超笑道;“老朋友,你再活32年,就可成百岁老寿星啦!”

  吴老又为他成功地做了手术。老人很快就康复出院了,红光满面,好像还真能再活32年!

  “仁者人也,亲亲为大”。儒家强调“忠”、“孝”双全。吴孟超深明其义,却又不得不为他的病人而“违悖”其道。自1940年初从马来西亚归国至今,吴孟超便失去了为父母行孝的机会。父亲早逝,吴孟超心中便一直渴望见到母亲,渴望跪在慈母膝下叫一声“妈妈”。1990年,吴孟超的弟弟来大陆探望兄嫂并欲接兄长回马来西亚探亲,可吴孟超当时正为筹建“东方肝胆外科医院”而无法分身。为表示对母亲的一片孝心,他特意买了一双绣花鞋和一只手镯,还将有关自己的情况录像让弟弟带给母亲。85岁的老母亲手捧绣花鞋、手镯,又看着自己的长子在祖国已成为一名出色的医学专家,国家有用之才,不禁老泪纵横,向着祖国方向呢喃念叨儿子的乳名:“阿秋呀,阿秋,阿母看到了,嗯!看到了,好好……”母亲终于等不及儿子的回返而西去天国,却给吴孟超心中留下了无限的愧疚和悲切,他一生救活过无数生命,却没能在母亲临终时侍奉一碗汤药。

  作为医生,他见不得病人遭受疾病折磨的痛苦。“医本仁术”,这是他一生谨守最朴素的医道真谛。他相信母亲是理解他的。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