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肝脏禁区 提出"五叶四段"理论

  吴孟超和同伴苦心孤诣译出的《肝脏外科入门》,确实给了他许多有益的启示,但并没有给他提供现成手术经验。当时世界范围内的肝脏手术都卡在术中和术后出血上,这个关口难以突破。出血的原因又和最原始的医学问题联系在一起——解剖关系不清。

  吴孟超在大学里学到的肝脏解剖知识非常简单:肝脏外部分为左右两叶,内部分布着肝动脉、肝静脉、门静脉、胆管等四种管道系统。这是人们对肝脏解剖的传统认识。它远未弄清肝脏上各个特定部位的血管走向,血流分布规律,而这恰恰是成功进行肝脏手术的必要前提。

  问题非常清楚,不在肝脏解剖理论方面取得突破,就不能真正打破肝脏手术的禁区。吴孟超和他的肝脏外科研究小组看准了这一点,决心要攻克肝脏解剖理论这道难关。

  研究肝脏解剖,必须要有肝脏标本。吴孟超从各方面资料中了解到,理想的标本制作方法,是用不同颜色的塑料,分别注入肝脏的四种管道系统内,塑料成形后,用腐蚀剂把肝脏组织全部腐蚀掉,剩下的塑料灌注物就是肝脏内各种管道的分布构型。显然,制作肝脏标本一要有一定数量的人体肝脏,二要有合适的灌注材料。

  吴孟超和胡宏楷、张晓华把医院动物房一间养狗的破房子打扫了一下,放上一些必备的器材,改造成了简陋的标本制作室。

  首先,他们按书上介绍的方法,小心翼翼地把塑料注进了人体肝脏,几天后将肝脏放在硝酸里腐蚀。等组织腐蚀完了,注进去的塑料也都散掉了,根本没有成形。改进方法再试,还是不行,连续十多次都失败了。

  估计是灌注材料选得不合适。他们到一些大医院走访,到化工系统几十家塑料生产单位取经,试验了20多种灌注材料,在“狗窝”里蹲了120多个日日夜夜,还是看不到成功的希望。在这期间,过度劳累和不规律的生活诱发了吴孟超严重的胃病,好长时间只能以稀饭充饥,本来就比较瘦小的身躯又缩了一圈。

  “实验上的失败,可能成为发现的开端。”巴甫洛夫的这句名言,在吴孟超试制标本最困难的时候应验了。一天中午下班后,吴孟超像往常一样,从医院匆匆赶回标本制作室。路边的喇叭里突然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中国运动员容国团在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夺得了第一个世界冠军……正在苦思冥想灌注材料的吴孟超,眼前突然一亮:乒乓球冠军?乒乓球不就是用一种叫赛璐璐的塑料做的吗?

  “哎呀,为什么没试试这种材料呢?”吴孟超一拍脑门,转身向胡宏楷的宿舍跑去。两人立刻出去买回几只乒乓球,剪成碎片泡在丙酮液里。第二天清晨一看,乒乓球碎片完全融化了,变成了均匀的粘胶状。倒了一些摊在桌上,不一会儿就凝成结实的固体。吴孟超他们心中一阵窃喜,马上到上海乒乓球厂买回了赛璐璐材料,立刻进行新的试验。

  新的试验也遇到了一系列困难。溶液太浓,进不了细的分支,太稀了则成不了形;灌注压力大了管道易破裂,力小了液体分布不均;玻璃注射器用力太大了就破,金属注射器常常被粘住。他们一口气摸索试验了两个多月,终于做成了第一个能够满足科研需要的肝脏腐蚀标本。在成功喜悦的鼓舞下,他们一鼓作气干到1959年底,制成了108个肝脏腐蚀标本和60个肝脏固定标本。有了这些心血和毅力的结晶,他们迅速转入了对肝脏解剖结构的深入研究。

  玲珑剔透的肝脏标本,逐个把它们内部的隐秘世界暴露在人们面前。但要从它们那纵横交错、攀援缠绕的大小管道中理出头绪,找出规律,抽象出理论,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吴孟超他们经过反复论证研究,正式提出,中国正常人的肝脏解剖,按内部血管走向可分为五叶六段,在外科临床上则分为五叶四段最为实用。他们同时还证实了过去有些人根据临床表现推测的血管异常分支的存在,确认了肝内构造与表面特征的关系;论述了对不同解剖位置进行血流控制的方法。全是闻所未闻的崭新见解。

  1960年,第七届全国外科学术会议在北京召开,吴孟超代表他领导的研究小组向大会报告了他们的研究成果。参加会议的都是一些知名的医学专家,他们当然不会轻信一个无名后生的惊人之谈,但他们尊重有依据的科学结论。在仔细审阅了吴孟超提供的研究资料,核对了他提供的各种数据之后,他们终于一致确认:这是代表中国人自己的肝脏解剖数据,也是中国肝脏解剖理论的重大突破,对肝外科临床具有重要的实用价值。

  至此,吴孟超已抢先拿到了闯进肝脏禁区的“钥匙”,夺得了肝脏外科一枚“含金量”很高的冠军奖牌。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