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军事专访吴孟超(上)

    中广网北京4月24日消息(记者梁永春 刘鹏)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68年从医生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他亲自主刀完成了包括我国第一台中肝叶切除术在内的重大手术14000多台,年届90仍每年主刀完成200台肝脏手术……中广军事记者带着景仰之情走近吴孟超,了解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军“模范医学专家”的不凡人生。

  解决疾病的压力 推着我一直往前走

  记者:对于创建医学科学中心,提出新的事业发展目标,您认为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推动着您在事业上前进?在别人看来,完全可以功成身退,完全可以适当的改变一下生活状态,给自己减压,但为什么一直不断的给自己加压呢?

  吴孟超:有很多因素促使我这样做。第一是从小受外国人欺负,当时国家不强,内战不断,我们不仅在国外被欺负,而且在国内还要被国民党欺负。1956年日本人到中国来做过学术报告,说我们肝脏外科水平想达到日本的水平起码再过20、30年,就是看不起我们。

  再一个是我家很穷。我很早就到马来西亚,从小参加劳动,学做米粉。父亲让我初中毕业以后继续上学。因为兄弟姐妹里我是老大,父亲认为只有念书才有出路,所以再穷都要培养我。但我想回国。因为当时在初中受陈嘉庚的教育,觉得共产党好、八路军好,所以有回国参加抗日的决心和勇气。很多像我一样的华侨回国了。最后父亲同意,我就跟几个同学一起回来。回来以后到不了延安,参加不了抗日我就只好念书。刚到昆明大家非常高兴,感觉回到祖国,踏上了祖国大地。第一天晚上我们六个人住在一起,马来西亚天热,大家都喜欢脱了衣服睡觉。虽然昆明1月份比较暖和,但还觉得冷,就盖着被子睡。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衣服被偷了。带的东西都丢了。我们很气愤,到警察局报案,可报案等于零,根本不解决问题。所以觉得国民党统治的社会很不好,觉得国民党不懂人民疾苦。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

  记者:我觉得新旧两个社会的对比对您能够选择学医,及前期努力工作都产生过非常大影响。那么90年代以后,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您在获得了那么多成就和荣誉后,仍要努力工作呢?

  吴孟超:我觉得我作为一名党员,就要有党员的样子。既然我是一名军医,那我就要做一名好军医。为人民服务,是我的宗旨。我不停地努力工作、学习、教学生、搞科研,这样才能使我的事业不断发展。我热爱我的事业。

  1963年我参加了第八次全国外科国际会议。会议上我报告了我总结的几篇文章,毛主席在中南海接见了我们。因为当时临近国庆节,后来又参加了国庆宴会和天安门观礼,给我的待遇很高。总后给我立了一等功。这些对我都是非常高的荣誉,是对我过去的肯定。但是以后就要从零开始了,就要考虑下一步怎么发展。

  从那之后我不断地搞临床研究,到了1979年科学大会,我又参加了会议,受了奖。当听到邓小平讲“知识分子是第一生产力”时我感到非常高兴,这是一个机遇,我要独立成立一个肝脏外科继续发展。从普外科分出来以后,我一个人做力量太弱,首先需要培养更多人才。这样一来我还要往前奔,所以事情越做越大。

  到了90年代,我觉得我做肝脏外科这项事业是必然的。80年代来看病的华侨很多,东南亚得病的人也很多。邓小平同志1992年南巡的讲话传达到上海,我说这又是一个发展的好机遇。病人们反映床位不够,那我就建立医院。怎么建立呢?就是筹钱。我去和一些华侨及愿意捐献的人谈,这件事也得到了病人们的支持。筹到钱盖了医院大楼,我们的事业又发展了,人才也更多了。

  突然得了最高科技奖,这是很高的荣誉,我非常高兴。但我觉得我还要从零开始。为什么要往前发展?是因为我研究的肝脏这个项目,始终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虽然在我奋斗的几十年里,这个领域的治疗水平和治愈率都有很大提高,但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发病率依然高。来看的病人多半是中晚期,早期肝癌可以解决,但中晚期还解决不了太多问题,开了刀还会复发。我联系了几个院士,通过商量,大家打了一个关于建立全国性国家肝癌研究中心的报告。温家宝总理同意了,发改委同意了,要建立一个中心,让全国、全世界人都到我们这儿来研究肝癌的问题。我们的力量就大了。

  做研究工作,光靠我们力量太弱,所以我们组织了一个团队在全国进行研究。国家建立“十一五”重大研究项目就批了“五个一”在全国研究。现在这个题目已经结束了,研究出很多新治疗方法,像转化医学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我相信十五年以后肝癌研究肯定可以提高。

  光有研究没有资源不行,要有病人。因此我想把医院也搬到一起,后来就在这个研究中心的边上找了475亩地,在那建一个国际上最高、最先进、最完备的大专科、小综合医院。研究中心跟医院结合起来。从60年代开始我就觉得我们不仅要做临床工作,而且要和基础研究结合起来。研究中心临床发现问题,拿到研究中心研究,研究结果用于临床和病人,这样转化医学发展就会更快。我的80年代建立的研究所到现在要发展成科学研究中心了,而且是国家级的。

  我的目标就是要解决中国人受疾病危害的问题。这有多少事情要做啊?一个人做得完吗?做不完。我就是认定这个目标不放弃,往前奔。

    中广军事专访吴孟超(下)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