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广军事专访吴孟超(下)

    中广网北京4月24日消息(记者梁永春 刘鹏)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68年从医生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他亲自主刀完成了包括我国第一台中肝叶切除术在内的重大手术14000多台,年届90仍每年主刀完成200台肝脏手术……中广军事记者带着景仰之情走近吴孟超,了解这位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军“模范医学专家”的不凡人生。

  只要能上手术台 就不会退休

  记者:您从事的是医学界高难领域的一项工作,万一哪台手术做不好,会不会对您的名誉有影响?

  吴孟超:有很多人总劝我说,你年纪大了,又有这么多荣誉,也该休息了。我说,治病救人是一种方法,我现在身体还好,技术水平比这些年轻人强一点,我应该继续为别人服务。更重要的是我还要继续培养年轻人。所以我一定要坚持。

  人家说万一出了事那不是影响了你的声誉?我说这一点我不怕。个人影响事小,这么多病人事大。另外,你要尽量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从60年代到现在,只要我上台,术前我必须了解情况,亲自仔细检查,动态的观察肝脏里肿瘤大小跟血管的关系,看病人肝功能情况,全身能不能耐受等。如果不适合手术,我会建议病人采取别的办法治疗。至少我心里要有80%的把握。因为事先了解清楚,我上台心里就有数了,这里有什么,那里有什么,特别仔细是可以做下来的。王甜甜就是这样,我们给她做手术是在04年,当时我已经评了模范医学专家了。

  记者:这种高风险的手术,是不是让其他助手或医生做求稳一点?

  吴孟超:不,只要他们求我,我一定会去承担。王甜甜的病情,我们事先研究过好几次,觉得困难很大。她体内长了一个很大的肝细胞腺瘤,病变是良性,主要是长在左肝叶,位置不好。可是如果不做,这么年轻聪明的小姑娘就可惜了。所以我们经过反复研究,还是要争取下试试。当时我心里大概有70%把握。手术进行了10个小时,难度非常大,出血1.1万CC,等于一个人换了两次血。术后放了三根管子引流还设了一块纱布,治疗了两个月才好。手术冒了很大风险,我那天把病例找出来看看还觉得后怕。还有75年做的路本海的大血管瘤,到现在还有点胆怯。可我从小就不服输,所以敢做。

  设立医学基金 培养更多专业人才

  记者:1996年授予您个人荣誉称号,当时您用个人积蓄及社会捐赠共500万元设立医学基金了是吗?2006年您把国家和军队奖您的钱全拿出来,放在医院里,08年汶川地震又给地震灾区捐了500万药品,您是怎么想的呢?

  吴孟超:1996年的时候我没太多钱,存款都拿出来只有30万。利用社会捐赠,我设立了医学基金。到06年,我觉得基金光评奖作用不大,还是想在研究和培养人才方面做一些工作。比如说资助家庭贫困人才方面,我们就申请变更为上海市科学技术基金会。我们帮助有困难的科研工作者,也捐助需要出国进修的人才。我们曾经资助西北穷苦学生100万。汶川地震时我们也捐献了。通过不断地募捐,现在基金会也有1000多万。我拿钱没什么用,我要投资科研,投入到培养人才。

  记者:您看您生活那么朴素,吃饭很简单,衣服整天就穿军装,您就没想过在物质上更多一点享受?

  吴孟超:我现在的物质享受已经相当不错了,跟我小时候是天地之比。那时候苦啊,现在多好,有吃、有穿、有住、有车,你还有什么祈求?都满足了。孩子也大了,他们有他们的房子,有他们的工作,没什么需要操心。钱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留它干什么?将来孩子们有他们的发展,我用不着留给他们什么。钱对我来说就是累赘,我做这个事业,为国家、为人民发展,为学生发展、为科学发展多做一点贡献才更有意义。

  送出去的留学生 都可以为国家服务

  记者:刚才您说送很多学生出国留学,这一点我在前面采访的时候也注意到了。您鼓励优秀的学生出国学习,但又积极要求他们回来。为什么送出去?为什么又一个个拉回来?

  吴孟超:我从80年代成立学科开始培养人才,那时候我就计划不断地送学生出去,有人说你把他们送出去就不怕他们不回来?我说不怕。腿长在他们身上,不愿回就不回。我有我的想法。学生走时我亲自送,平常也和他们有联系,经常打电话问学得怎么样?有什么困难?我也去国外看他们,关心他们,考察他们的学习。

  有两种情况,一些人出去学习,有了成就,老婆孩子也都过去了,有一些有自己的研究平台、有研究所,做得不错。这种人我不积极地劝他回国。你可以劝他为国服务,怎么做呢?我派人到你那里学习,你帮助培养。我们这里要做的课题你那边有条件你也可以做,我给你资源。你可以经常回来看看,指导指导再走。人虽然在国外,但同样可以为国家服务。

  还有一些是边打工边做研究工作,学习一两年就可以回来,有成就也有发展,老婆孩子都在国内。这种人我就劝他学完了归国服务。这样一来为国服务和归国服务都有了。所以我坚持继续派人出国深造。现在这几年差不多大部分都回来了。王红阳走的时间比较长,去了10年。每次到德国开会我都去看他、关心他、了解他。他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后愿意回来,最后他老师也同意放他。回来我就跟他讲,你需要什么条件我给你。我们给他建了一层楼,研究室需要的设备他带回来一些,我们添置一些,需要人我就给他聘请,这样才有发挥余地。

  肝病研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记者:您刚才说肝脏病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您觉得还有很多事要做。请问您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

  吴孟超:我们下一步目标首先是研究治疗肝癌还有什么新方法,有什么特效药。第二是肝癌诊断越早越好。早发现、早诊疗,花钱少,病人负担轻,效果也好。第三,我想搞肝癌预防工作。当然这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做出来的,时间还很长,还要继续下去。总而言之要想办法攻克肝癌,攻克肝癌当然也要攻克肝炎,肝炎攻克了肝癌的发病率肯定减低。环保搞好了,食品、水资源各方面的卫生好了,发病率肯定也会下降。所以要几个结合起来研究。

  记者:时间过得确实特别快,您今年已经90岁高龄了,中国古话讲“五十知天命”,您考虑过关于生死的问题吗?

  吴孟超:没想过,我一天就想着工作,一天能干多少干多少,哪一天倒下来就倒下来了。这是自然规律,你考虑也没有用。

  记者:您对提高生命质量的标准是什么?

  吴孟超:提高生命质量,第一,健康靠自己,管住自己的嘴巴最重要。保持体重,还要坚持多活动。

  第二,心态要平衡。一个人不要一天到晚说你比我强,我恨你,他比我好我恨他。我也有发脾气的时候,工作里、医院里做得不好我也骂,骂完就痛快了。不要恨一辈子,也不要去妒忌人家比你强。

  再一个,事业要不断发展,不断追求,做你力所能及的。我去见领导,去跟他们谈,谈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事业而不是为自己,大家对我也都很支持。一些企业家要送给我钱,我说我不要。只要你不带任何条件捐给我的事业,再多我都可以接受。国外不带任何政治条件的捐款我都会收,用来盖医院、买设备,用来培养年轻人,何乐而不为?我们有了目标,那么每天都会感到有做不完的事。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