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人生:“中国肝胆外科之父”吴孟超院士

  中广网北京4月25日消息(记者梁永春)“中国肝胆外科之父”的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吴孟超今年将近90岁高龄,从军半个多世纪,至今仍然活跃在肝胆外科手术第一线、科研第一线。

  吴孟超, 1949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医学院,1956年入伍。他创立了我国肝脏外科的关键理论和技术体系,创建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肝脏疾病研究和诊疗中心。几十年来,他个人完成肝脏外科手术14000多例,1996年被中央军委授予“模范医学专家”称号,荣获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吴孟超1922年生于福建省闽清县,幼年时期就跟随父母去马来西亚闯生活。抗日战争爆发后,吴孟超响应号召毅然回国,从那时起,他年轻的心里就种下了向往进步、为民服务的种子。

  吴孟超说:“当时在初中的学校里面受了老师的教育,受陈嘉庚的教育,所以想回国参加抗日。踏上祖国的大地,就觉得国民党统治的社会很不好,觉得国民党不懂人民疾苦。国家不强,人民受欺负。共产党是坚强的,为民所想的。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才能幸福地发展。所以有这些因素存在,在我脑子里觉得既然我现在已经念医了,已经当了军医了,已经当了党员了,就要做一个好医生,为人民服务。这是我的宗旨。因此我不断地努力工作,努力教学生,努力搞科研。”

  84岁那一年,吴孟超被授予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技奖,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从胡锦涛主席手中接过大红证书。在别人看来,他已经达到了个人荣誉的巅峰,而吴孟超却说,这只是一个新的起点。

  “得最高科技奖当然内心也很高兴,这是很高的荣誉。但是我觉得国家肯定的是我过去的工作,下一步怎么办?不能停止,我身体还好,还能干,我为什么要往前发展?因为我始终研究肝脏这个项目,病人治愈率也提高了,但是没有解决问题。发病率依然高,来看的病人多半都是中晚期,办法还不太多。因此我联系了几个院士,大家一商量是应该这样做,所以打了报告立一个全国性的、国家的肝癌研究中心。所以发改委就给温家宝总理写了信就批了,要建立一个中心,让全国、全世界人都到我这儿来研究肝癌的问题。这样力量就大了。他们给我了475亩地,在那里建立一个大专科、小综合的医院,建成一个国际上最高水平、最先进、最完备的医院。这样十五年以后,肝癌研究肯定可以提高。”吴孟超怀着这样的憧憬和愿望,展开了新的征程。

  年近九旬的吴孟超,现在每周还要出专家门诊,还要亲自主刀做手术。光是今年以来,他就已经做了67台肝脏肿瘤切除手术。

  “有很多人也劝我:你年纪大了,这么多的荣誉了,该休息休息了,不要做了。老劝我不要做了。我现在身体还好,我觉得我的技术水平比这些年轻人要强一点,我说我应该继续做,继续为别人服务。当然更重要我还要继续培养年轻人。所以我一定要坚持。他们怎么讲我也听不进去。第二个,人家说你万一出了事,那不是影响你的声誉了?我说这一点我不怕。个人的影响是小事,这么多病人是个大事。另外,你要想尽量地减少这些情况出现。第一,我术前要仔细检查、亲自检查,还有亲自做超声波看。每个病人我必须要看,至少我自己心里有80%的把握,我就要给他解决。”吴孟超这样对记者说。

  2004年,一个特殊的病人被送到了吴孟超领导的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她叫王甜甜,当时只有22岁,肝部长了一个巨大的血管瘤,这个瘤子的位置很不好,长在中肝叶,这里号称是肝脏手术禁区,因为很容易引起大出血,导致手术失败、患者死亡。吴孟超经过深思熟虑,决定亲自为王甜甜主刀。“是觉得困难,有很大的困难。但是觉得这么年轻的孩子,病变是一个良性的,不是恶性的,她不是肝癌,是一个肝细胞腺瘤长得很大,主要是位置不好,看了以后还觉得有可能。如果不做,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很可惜。我心里大概有70%的把握,所以才开始。上去果然难度是非常大,做了10个小时的手术。出血出了1.1万CC,这个是不少的,等于一个人换了两次血了。手术下来以后,放了三根管子引流还设了一块纱布,手术后治疗了两个月才好。所以你说那难度是相当大,相当冒险。现在我把病例找出来看看,到现在我也是胆怯的。”回忆起这段手术经历,吴孟超至今还有些后怕。

  记者:“回想的时候还是有点后怕?”

  吴孟超:“对。有点后怕!我这个人胆子还是比较大的。敢做。”

  记者:“艺高人胆大!”

  吴孟超:“不是艺高,我这个人敢闯,不服输,从小就不服输。”

  1996年,吴孟超拿出了个人全部积蓄,多方筹集社会捐赠资金共500万元,设立“吴孟超外科医学基金”;2006年,他又把国家和军队奖励他的600万元全部捐给医院,继续开展医学研究;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吴孟超又以基金会名义,向灾区捐赠价值500万元的药品。吴孟超对金钱毫不在意,他的个人生活却俭朴得出奇。每次做完高难手术,他的午餐只有一碗粥,一点鱼和青菜和一碗萝卜汤。

  谈起自己的生活,吴孟超说自己没什么物质追求:“物质享受现在我已经相当不错了,跟我小的时候是天地之别。那时候苦啊,现在多好,我有吃有穿、有住、有车子,你还有什么祈求?我钱拿来干嘛?留它干什么?将来孩子们有他们的发展,我用不着留给他们什么。第二,我拿这么多钱反而累赘,我做这个事业,为国家、为我们人民的发展,为科学的发展多做一点贡献,更有意义。”

  记者:“您刚才说的肝脏病这个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所以您觉得还有很多的事要做。下一步的目标是什么?”

  吴孟超:“下一个目标,我们要研究肝癌的治疗还有什么新的方法,有什么特效的药品,还有肝癌的预防,早期诊断越早越好。早发现、早诊疗花钱少,病人负担轻效果也好。第三个我还想搞点预防工作,怎么能够不生肝癌更好,这些研究工作是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当然这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做得出来了,我估计时间还会很长,还要继续做下去。总而言之要办法攻克肝癌!”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