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生命最后光辉 化为三尺讲台丰碑

与同事讨论备课

  中广网北京5月23日消息(记者渠晓静 通讯员唐砚铭  赵占豪)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立高尚师德,铸伟大师魂,则是为教为师之本。 

  人性绽放如花,师魂绚丽如虹。

  他走了,走得那么平静而安详,大家多么希望他只是累了,只是需要小憩一会儿。

  他走了,走得那么壮烈而荣光。他倒在博士生论文开题报告会上,用生命诠释了博士论文的课题——“中国军队国际形象传播研究”。

  如果他遵医嘱去了医院全面检查,如果那一场博士生论文开题报告会延期,如果他没有熬夜在开题报告上写上厚实的批注,如果,如果……那么校园里那郁郁葱葱的梧桐树将作证,清瘦的哲学家依然会在每一个黄昏时分和他的学生们漫步闲谈。

  时光无法倒流,咫尺竟成天涯。然而他生命的流光飞舞永不褪色,人们的思念汇集如海。

  伤别离,学界同仁扼腕痛惜,来自全国数百家高校学术团体送来的花圈摆满了灵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作者、75岁高龄的胡福明教授闻讯坚持送他最后一程,泪水涟涟,称他是一位马克思主义的忠诚战士。

  寄衷情,江苏省高校学报年会的会场上,代表们自发为他集体默哀;遍洒三军的学子悲痛欲绝,从四面八方赶回来见他最后一面;网上灵堂里的留言,句句感人肺腑让人潸然泪下。

  “高德范人容世界,鸿学达道立乾坤”、“学马列信马列传播党的理论披肝沥胆倾毕生心血,真英才育英才培养军中栋梁鞠躬尽瘁至最后一息”……幅幅挽联映照着他光辉的一生。

  他,就是我国军事思维学学科建设带头人之一、全国高校社科学报事业突出贡献奖、军队杰出人才奖和军队院校育才奖金奖获得者;中国历史唯物主义学会副会长、中国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学会理事、江苏省哲学学会副会长、江苏省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会副会长,江苏省优秀研究生导师;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哲学、军事思想学科带头人,学院首届名师,《南京政治学院学报》原主编、文职2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严高鸿。

  一辈子的赤子之心——他把生命最后的光辉,化为三尺讲台上永恒的丰碑

  2010年12月18日,星期六。寒潮过后的南京刚现一丝暖意。

  早上7点30分,严高鸿如同往常一样,拎起他那已经褪色的黑色公文包准备出门上班。妻子王建清急切地说:“你今天就不要去了,马上我们到二附院去拍个片子,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严高鸿没有接妻子的话,缓缓走到沙发前坐下来。王建清接着说:“如果不是颈椎问题,我们马上就要去军区总院!”

  严高鸿站起来,轻声地说“我中午回来吃饭。”王建清疑惑地问:“每次博士生论文开题,院里不都是安排吃饭吗?”

  “今天的开题报告有4个学生,上午可能搞不完,我中午回来吃饭可以休息一下。”严高鸿边出门边说。

  本来,南京军区八一医院已和他约好,要在今天对他进行一次全面身体检查。王建清怎么也不会想到,高鸿这一走,竟然再也没有回来。

  严高鸿要去参加的会议,是学院军事新闻传播学专业4名博士生的学位论文开题。就在几天前,系里送来博士生的论文开题报告,请他参加担任评委。

  虽然严高鸿并不是新闻传播专业的博导,但只要他担任评委,领导就放心,大家心里就有底。不知从何时起,学院各个专业的博士论文开题、答辩,都少不了要请他参加。

  临近假期,白天忙于繁重的学报编辑工作,严高鸿只能利用晚上审阅论文材料。一篇博士论文开题报告就是一万五千多字,4份论文看一遍下来,再批注上修改意见,需要几十个小时,他天天都要熬到深夜。

  上午7点45分,严高鸿第一个走进答辩会场。接着,答辩评委之一、军事新闻传播系王林教授也跟了进来。一见面,王林教授就习惯地递上一支烟。严高鸿没有象往常那样愉快地接过烟,而是摆摆手说:“最近身体不舒服,老觉着背部痛,今天不抽了。”

  答辩开始后,严高鸿微微侧着身子,一边看墙壁上的投影字幕,一边凝神细听学员的论文陈述,不时拿起笔来记下自己的意见。

  博士生刘大勇论文陈述后,评委一一进行讲评。答辩会主席、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方晓红教授怎么也没想到,严高鸿教授虽然不是新闻专业出身,但他15分钟的讲评,却十分精辟到位,充满了当代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对论文修改具有很强的指导性。

  10时05分,会议休息。会场外的走廊里,王林教授又递过来一支烟,严高鸿依然没有接。王林教授感到有些诧异,这时,严高鸿轻声问他:“老王,你这儿哪里有休息的地方?”王林看到严高鸿脸色有些暗青,连忙带他进了会议室对面自己的办公室,拉开简易沙发让严高鸿躺下休息一会。

  10时15分,博士生曾嘉的开题正常进行,严高鸿强忍着不适重新回到评委席。

  10时28分,严高鸿晃动了一下身子,轻轻靠在椅背上,两眼微微闭上,却再也没有醒来……

  10分钟后,严高鸿被送进马路对面的南医大附属第二医院重症急救室。

  2小时后,医生在诊断书上写下:心源性猝死。

  闻讯赶来的妻子王建清,抱着丈夫哭得撕心裂肺:“高鸿,我在家等着你回来吃午饭的,你说午饭后要休息一会儿,把你的被子都晒过了,可你怎么就不回来了呀……”

  72岁的老院长毕文波,一路上哭得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坐在轮椅上的他,一再央求医护人员把他推到严高鸿床前。老人嘶哑着说:“近点,近点,再近点,我看不见高鸿啊!”

  他把严高鸿的头紧紧地抱在了自己的胸前,脸贴着脸,一遍又一遍地摩挲着严高鸿冰冷的脸颊,在严高鸿额头上亲了又亲:“高鸿啊,你怎么会这样!”

  刹那间,从士兵到将军,从医务人员到陌生人,挤满重症急救室内室外的人们,再也忍不住悲痛,个个泪流满面,整个医院都哭成了一片。

  前一阵子,严高鸿总感到很疲惫,特别是背部和胸部阵阵痛疼。由于长期伏案工作,他心想是不是犯了颈椎病。编辑部的同志知道了,都催他到医院检查一下。可他说:“手头上的工作这么紧,哪有时间呀。”

  周三下午,上班的路上。

  办公楼前,桂花树下,编辑周峰走在严高鸿身后,看着教授爬上五级台阶非常吃力,于是快步跟上,喊了一声“严主编”。严高鸿缓缓地回头看了他一眼,一言未发。

  周峰带着满腹疑惑一路随行至办公室。坐定以后,严高鸿说:“这两天背部和胸部疼得厉害,前几天只是背疼,最近胸部也开始疼了。”周峰知道,不是难以忍受的疼痛,主编是不会轻易说出口的,他从来都是分享喜悦,独享痛苦。

  周峰劝他下午就去医院看看,严高鸿说:“哪有时间,马上就要放寒假了,第一期的学报还没正式启动,你们也要抓紧啊!”

  第二天上午,在学报副主编张明之的陪同下,严高鸿坐上了去军区总医院的车。

  一番常规检查下来,并无发现异常。一年前,严高鸿体检时查出肾上腺瘤,会不会是这家伙在作怪?严高鸿想做透视检查一下,可听说做这个检查对身体有影响,就放弃了。

  当天下午,在总院工作的毕业学员何进,兴冲冲地打来电话告诉他,八一医院刚刚引进了一台先进的仪器,可以进行身体全面检查,并且辐射量很小。在何进的帮助协调下,八一医院安排严高鸿18日前去检查。

  周五。早上上班后,周峰推开严高鸿的办公室,只见主编仰坐在椅子上,眼睛微闭,用手指着桌上的一份材料,只是轻轻说了声,“快把这个清一下,打印交给部办。”周峰问道“还是疼?”严高鸿没有回答,现在想来他一定是忍着剧痛。

  下午上班,周峰再去严高鸿办公室,他依旧仰坐在椅子上,十分疲惫。过了几分钟,严高鸿缓缓站起来,想倒水喝,说“越来越严重了,每天早上、中午起床后在上班路上就开始疼,爬楼梯更疼,刚才想倒水也倒不动了,说话都很吃力,要坐一会儿才能缓过来。”

  周五下午下班,周峰去“督促”严高鸿下班,劝他利用周末一定要去医院检查身体。严高鸿边收拾边说,“明天去不了,新闻系4个博士生开题,开题报告还没有看完呢,晚上回去再看。周日再去,已经和八一医院联系过了。”

  前几天,严高鸿就对妻子王建清说,最近胸口和背部有些痛。周五晚上吃过晚饭,王建清坐到严高鸿的旁边,说要给他按摩一下,高鸿对她说没事。

  16日傍晚下班回来,严高鸿交给王建清一个信封:“信封里有2800块钱,是学院今年补助的博导资料费。你拿出800元给我交党费,剩下的你买件过年衣服。”

  严高鸿接过王建清从信封里抽出的800元,放进了书桌的上层抽屉里。

  两天后,院常委集体来家里吊唁。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的王建清,没有敢忘记丈夫生前的遗嘱。在严高鸿的遗像前,院长蒋乾麟代表组织庄严地接过了这位有着41年党龄老党员的最后一笔党费。

  凝视着遗像上严高鸿深邃的目光,学院政委程建国的泪水夺眶而出,将军掩不住悲痛泣不成声。

  就在两天前,他到各部门检查党支部创先争优活动。来到严高鸿办公室时,他正在伏案工作,桌上堆满了书稿。

  严高鸿站起来,第一句话就是:“我是学院年龄最大的支部书记,学报党支部的创先争优活动要走在全院前列。”

  接着,就院党委抓党建促院建带院建的一系列举措,严高鸿和政委进行了一番促膝长谈。

  离开严高鸿办公室时,程建国与他相约,等他不忙时再来向他讨教。

  没想到,这段话竟成了永诀。

  其实早在2008年4月,严高鸿就到了退休年龄。因为教学和科研需要,组织上特批他将退休年龄延长到2011年4月。

  有一种鸟,叫不死鸟,生来就没有脚,一辈子不停地飞翔,停下来的那一天,就意味着不再飞翔。

  生命的最后时光,严高鸿事业也不断攀向新的高度。他所带的团队先后获第13届中国图书奖、“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第一届“军事科学版精品名著”奖;学报先后获“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期刊奖提名奖”、“全国三十佳社科学报”、“第三届国家期刊奖提名奖”等殊荣;他个人荣获“第二届军队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奖”和“全国高校社科学报事业突出贡献奖”……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