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身子作桥梁 挺直脊梁作灯塔

严高鸿与朋友在一起 图片由南政院提供

  中广网北京5月23日消息(记者渠晓静 通讯员洪大鹏、董澄)师道之光,汇聚于播火者的思想峰巅,光大于求知者的奋发之旅。

  教师,是学生人生道路上的导航人。在人生舞台上,不管学生创造多么惊天动地的业绩,老师的教诲会永远铭记在他们心中。这是教师的幸福。但是,并不是每个教师都会留在学生们的记忆之中,只有进入学生内心世界的教师才会是终身难忘的。

  今天的学员就是明天党的思想传播者、实践者,如何培养新时期我军“生命线”的举旗人,始终是严高鸿关注的重中之重。在展现马克思主义真理魅力的同时,他更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感染和引导着莘莘学子,把人生的论文写进了学生们的心头。

  多年来,有不少作者请他修改稿件,他有求必应,从不推辞。有的因对原稿改动较大,作者就将他的名字一并署上,他知道后坚决不允。

  他的知识、资料完全是共享的,每次参加全国、全军的学术会议带回新信息新资料,他马上交给教研室或分给研究生,让他们学习消化,拓宽思路。

  每次编写书稿,分给年轻教员和学员们撰写的部分,几乎没有一次不需要他改了再改的,而修改花费的时间往往比他自己撰写所需的时间要长得多。可在署名或后记中,他又总把年轻的同志突出出来。

  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搞的是精神产品生产,不能产生直接经济效益。面对市场经济对人们价值观念、利益取向的冲击和影响,严高鸿从不为金钱、地位和权力所动,就像一尊铁骨铮铮的雕像,屹立在理论教育阵地上。

  回忆起严高鸿,曾经的教研室主任方云光不住地竖起大拇指,啧啧赞赏:“严高鸿不仅学问一流,做人做事更是一流。”

  上世纪80年代是南政院大步向前的年代。在大踏步的行军中,严高鸿也冲到了人才方阵的最前排。凭借着那份聪慧与好学,风华正茂的他很快就成了青年教员中的佼佼者。

  办学之初,学校还没有系,当时教研室是副师编制。1983年,哲学教研室副主任的职位空缺。在教研室,严高鸿早已用他的谦恭、勤奋赢得了尊重。在上级考察和民主测评中,严高鸿一直位居前列,领导也专门找他谈过话了,只差最后的任命。严高鸿担任副主任,似乎是早早就定下来,大家又都心悦诚服的一件事。

  然而,在宣读命令的会议上,出乎意料之外,副主任一职竟花落旁人。据说一名领导同志的意见是:严高鸿是学术型人才,不宜过早走入行政岗位。提升机会的丧失,很多人难以理解。

  这次“从正营直接到正团”机会的丧失,让很多人为他扼腕叹息。就在大家都还在议论时,严高鸿又一头扎进了教学中。

  方云光心里并不踏实,他可不想这位年轻的优秀教员背上思想包袱,影响工作,更影响前途。

  方云光先去找他爱人王建清,希望能一起劝劝严高鸿。但方云光得到的,只是一脸的疑惑。原来严高鸿什么都没跟妻子说。

  几次到严高鸿办公室,方云光看到的都是他认真备课的身影。

  那件事情以后,严高鸿没有担任过任何行政职务,一心扑在教学和科研上。

  终其一生,他最大的“官”就是主编,但他却用自己的行动践行了“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着半句空”。

  30多年来,严高鸿从来没有主动向组织上伸手要过任何荣誉,但他却是学院获得各种奖励最多的人;他虽然不是领导干部,但学院每一个遇到“思想疙瘩”的老同志,都愿意找严高鸿交交心。

  严高鸿去世的消息经媒体报道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唁电飞向《南京政治学院学报》编辑部,表达着崇敬和哀思。其中有一位老作者打来的电话,让学报的编辑们再次深受感动。

  这位老作者名叫鲜开林,是东北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的教授。学报的编辑认识鲜开林,是从他7年前寄来第一篇论文开始的。严高鸿对这个从事马克思主义原理教学的同行很是赞赏,后来编发过好几篇鲜开林的文章。他们经常在电话里热烈地交流、讨论,一来二去,编辑们都以为鲜开林是严高鸿的老朋友。

  这次来电,鲜开林道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惊讶的消息,虽然他和严高鸿相识已久,却是几个月前刚见过一次面。去年6月,严高鸿受邀前往大连舰艇学院担任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主席,鲜开林任教的学校也在这座城市,终于见到了心慕已久的老朋友。

  这些年,鲜开林给学报投稿没送过一样东西,没花过一分钱,在电话里他说道:“我是冲着严高鸿的人品来写稿的”。

  鲜开林向编辑部提出一个请求:“因为有事去不了南京送严教授,我寄了2000元到学报,请你们一定帮忙转交给严教授的家属。”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