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高鸿教授与方永刚的八年之交

  “方永刚”,这个名字里透露出一股坚贞执着、自强不息;“严高鸿”,这个名字暗示了一生的清亮高远、德高宏达。其实,这两位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对彼此并不陌生,他们的“八年之交”在编辑部早已被传为美谈。

  2000年6月,大连舰艇学院政治系讲师方永刚向学报投来第一篇文章——《西方国家对我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特点及对策》。严高鸿从这篇思维开阔,饱含激情的文章中发现他是个“苗子”。那时的方永刚,笔力刚直,思维敏锐,但在学术规范和表达上,却不太符合学报的风格。严高鸿少不了打电话过去让他修改。

  从那时起,两个人就开始了长达8年的倾心交流。从改革开放的那一声巨响,到新时期国家的战略机遇;从海湾战争信息化的锋芒毕露,到伊拉克战争的先发制人战略;从国家的历史变迁,到共产党的风雨记忆……两位用生命传播党的创新理论的忠诚战士,经常一谈便是半天。方永刚不止一次地说,在传播党的创新理论的道路上,严教授给了他巨大的勇气和信心。

  正因如此,2004年5月,正在读博士的方永刚和导师黄金生教授,专程从大连赶来,向严高鸿征求博士论文开题意见。一到南京,风尘仆仆的师徒两人没有休息,就直奔编辑部而来。

  在主编办公室里,凭借着深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功底,以及宽阔的学术视野,严高鸿提纲挈领,侃侃而谈,让方永刚受益匪浅。

  2006年,方永刚身患重病,但他依然坚强如战士坚守在岗位上,写下了《推进中国先进军事文化发展的战略地位》一文寄给学报编辑部。他还给严高鸿回信说,等出院之后,一定和大家继续并肩战斗。2007年2月1日,在方永刚转到北京301医院治疗的同一天,他的文章在学报上刊发。

  严高鸿年长方永刚十五岁,但他们之间并没有因为年龄差距而有所隔阂。相反,因为同在一个阵地,同守一份信仰,他们的心贴得更近。

  相交近八年,两人谋面虽不多,但早已是知己。方永刚去世后,严高鸿不胜惋惜,专门写了一篇文章,追思这位理论战线上的忠诚战士。(文由南京政治学院提供)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