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政治观点与党的结论不一致的文章坚决不用

  《南京政治学院学报》是一份学术性很强的综合性政治理论类期刊,同时也是传播党的创新理论的重要阵地。学术可以争论,但涉及政治性的问题绝不容商榷。多年来,严高鸿始终秉持着“政治学院更要讲政治”的信条,严格履行把关职责,对政治观点与党的结论不一致的文章,无论作者是谁,都坚决弃而不用。

  2008年的一天,严高鸿的办公室突然来了一位访客。客人是南京政治学院退休教授王荫庭。王教授原是武汉大学哲学系教授,1987年调任南京政治学院哲学系任教,那时已75岁高龄,是南政院德高望重的名师,也是严主编多年的同事和敬重的好友。老友来访,严高鸿非常高兴,他热情地倒水,请王教授坐下聊天。寒暄之后,王教授讲明缘由:“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主要是来给你送篇文章。”说着拿出一篇稿子递了过来。严高鸿赶忙接过了稿子说:“您老的大作学报一向是求之不得,你打个电话我去取就行了,干嘛非亲自来送呢?”王教授笑道:“发现了一些新材料,自我感觉这篇文章还有些新意,所以先想到我们学报,拿过来给你看看。”聊了几句后,王教授告别离去。严高鸿回到办公室,赶紧拿起稿子读了起来。

  这是一篇关于俄国和国际工人运动著名活动家、俄国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普列汉诺夫的文章。王教授专门从事普列汉诺夫研究,是国内著名的普列汉诺夫研究专家。他的许多观点都已被证明是定论,在学界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毫无疑问,王教授写于古稀之年的这篇得意之作也必定会有重要发现,严高鸿内心充满了感激和期待。

  然而,细细浏览一遍,严高鸿脸色凝重起来,陷入了沉思。

  这是一篇带有翻案色彩的文章。王教授所谓的新材料,是普列汉诺夫逝世七十多年后突然发现的一份据说是普氏临终前的“政治遗嘱”。王教授在文中通过对“政治遗嘱”的深入解析,提出了“列宁和普列汉诺夫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策略争论只是无产阶级革命派内部的观点分歧”的观点。

  仅从文本来看,这篇文章逻辑严密、立论严谨、观点新颖、文采斐然,充分体现了王教授深湛的学术功力。但很明显的是,文章的唯一理论支点就是普氏的那份“政治遗嘱”。这份发现于七十多年后的“政治遗嘱”严高鸿虽然没读过,但也有所耳闻,它究竟可靠不可靠?如果这份“遗嘱”有问题的话,那么建立在这份材料基础上的任何结论毫无疑问都是不能成立的。更重要的是,即便“遗嘱”是真的,仅仅凭借单文孤证就把党内以及马列主义理论界长期以来已经形成某些结论全盘推翻,是不是也很不妥当?

  想想王教授蹒跚离去的身影,严高鸿又犹豫了。为了慎重起见,他先找来了普列汉诺夫的那份“政治遗嘱”,认真阅读几遍。读后,他愈发坚定了一个想法:这篇文章不能用!

  当晚,他携稿到王教授家拜访,坦诚说明了自己的看法:这篇文章有很大的争鸣价值,他个人也很喜爱,但从《南京政治学院学报》的办刊宗旨审视,却只能割爱。他的态度获得了王教授的理解。

  时隔不久,学术界传来消息:所谓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其实是一份后人伪造的假材料。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