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守望马克思主义阵地的忠诚战士

 南京政治学院科研部部长何怀远回忆严高鸿教授时潸然泪下 中广军事记者渠晓静 摄

  高鸿先生,一位马列鸿儒,党的理论战士,在他生命的最后十五分,是他面对参加博士论文开题的研究生们,发表关于新闻与党的意识形态建设使命的讲评。几分钟之后,临坐的专家突然发现他静静地端坐在椅子上。其实,这位马克思主义战士,就在自己的战位上,已经撒手人寰。

  疚心的抢救、泪飞如雨的遗体告别仪式、痛心无奈的墓地送行……,虽然我们全家人都全程参与这一系列阴阳两界的诀别仪式,都没有让我完全相信高鸿老师的永远离我们而去,直到科研部又一次召开党委会,看到这位资深的部党委委员惯常的座位上仍然空着,我差一点下意识地喊出“严老师怎么没来”时,这才意识到,自己仍然生活在或然的侥幸之中,老天无情地让我面对一个无法接受、但确凿无疑的事实:严老师真的走了,就像一位紧急出征的战士,未及和我们这些朝夕相处的战友道别一声,就带着使命和责任,匆忙远行了。

  高鸿教授是我的哲学启蒙老师,我与他亦师亦友三十二个春秋,我在哲学系和科研部两度当过他几年的领导,他却是我一生的导师,一生的挚友。在我的心目中,他的一生——

  用创造的人生兑现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生命

  作为一位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高鸿教授深知,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使命在于改造世界,而改造世界不是照搬理论条条,而是需要马克思主义者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回答实践面临的问题。他的理论生涯大体上经历了三个10年。

  上个世纪80年代是他学术创造的第一个10年。这是他作为一位哲学教员,沉浸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经典著作和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研究中的10年。当“文革”结束,人们急于改变中国社会发展现状,于是哲学界有人在物质与意识、实践与认识、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等的决定作用与反作用的关系中,提出过分夸大“反作用”的观点,甚至有人把意识对物质、认识对实践、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夸大为决定作用。这时,严高鸿教授撰写了《决定作用与反作用的界限不能混淆》,发表在哲学专业的最高刊物——《哲学研究》上,他让人们永远记住:主观能动性必须发扬,但物质、存在、规律的制约性不能忘记,否则,还会重复大跃进盲目蛮干的历史性错误。当学术界批判“地理环境决定论”时,严高鸿教授撰文指出,“地理环境决定论”是错误的,但是,地理环境对社会发展的重大作用是不能忽视和小视的,地理环境作为生产力的自然要素,通过生产力从而对社会运动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当时,学界把他的这一观点概括为“严高鸿命题”。这篇文章发表在《哲学研究》上。为了在哲学领域坚持马克思主义真理,他全面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他担任了我国著名哲学家孙伯鍨主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历史与现实》第一卷的主编,这套书自出版以来,一直是我国“985”高校首选的研究生教材,受到同行专家的高度评价。89风波之后,苏联东欧剧变,社会主义进入低谷,西方主要国家纷纷制裁我们,中国随之进入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二次严冬。高鸿鸿老师和我多次长谈,我深切感到他忧心如焚,陷入从未有过的痛苦之中。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