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高鸿:学界名家 师之楷模

严高鸿在批改论文 (图片由南京政治学院提供)

  中广网南京5月24日消息(记者刘国顺 王亮 严满伟)62岁的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博士生导师、学报原主编严高鸿在参加博士学位论文开题报告时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因公殉职,他将毕生精力乃至生命的最后一刻都奉献给了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事业。

  “我们依然是什么形象?国际社会对我们的形象有哪些扭曲……这恐怕是论文的核心。”

  这是严高鸿教授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声音。时间:2010年12月18号上午,地点:博士论文开题报告会场。

  南京政治学院院长蒋乾麟:在他去世前一个礼拜左右,他感觉背部疼痛,医生建议他要认真查一下,而且重点要查心脏。约了就是他去世的那一天,18号。结果在他去世的前一天,新闻系的主任想请严教授出席他们系里博士论文开题报告会。

  18号上午,严高鸿推掉了原本约好的体检,强忍着病痛来到博士论文开题报告会现场,凝神细听学生的陈述,不时记下自己的意见,并对论文提纲进行了长达15分钟的点评。

  院长蒋乾麟:中间休息,他感觉背部又很不舒服,就到新闻系王林教授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了一会儿。人家劝他说,后面的开题报告你是不是就不要参加了,但是他说还是参加完吧。在后面几个博士开题过程中,坐在他身边的教授发现严高鸿同志已经睡着了,没醒过来。后来我们说严教授这天完全可以不去,中间休息的时候也完全可以不用再回来,这个时候找医生,这个问题不会发生。但是,大家又一致认为,如果严高鸿不参加这个开题报告会,如果严高鸿中间休息的时候他停下来,这就不是严高鸿,严高鸿就是这样一个做事非常认真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他人第一,工作第一这样一个人,这成了他的一种习惯了。所以这好像又是必然的了。

  严高鸿的爱人王建清:高鸿走的前一天,正好是我们结婚32周年,那天他下班回来显得很累,坐在沙发上,他说:“我太累了,发现我真干不动了。”我知道他是想站好最后一班岗,所以最后他也是拼了命,想把每一件事情做得都很完美。在他的心中工作是高于一切的。

  在整理遗物时,学院科研部副部长朱东来抱着最新一期学报大样,泪流不止——几十万字的文稿,每一页上都有严主编密密麻麻的批注。朱东来告诉记者,严高鸿对办刊提出的要求是“不错一个观点、不错一个字、不错一个标点”,无论文章的作者是谁,只要文章质量不达标,他坚决不发。

  教员都知道在学报上发稿子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让严主编认可了你的选题,又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严主编会带着你认认真真地把你的稿子改得非常完美。

  严高鸿的学生、南京政治学院教授尚伟:在谈到严老师的时候,我脑子里经常就会出现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词,就是《暗香》,他“没有焰火绚丽,也不像鸟儿会迁徙”。我就觉得他这一生,你感觉不到他这种英雄的形象能给你看到什么绽放的那种光彩,他就执著的在三尺讲台、编辑的这种岗位上爱岗敬业,无私奉献。但是,这种暗香的流动,它却能够在我们的灵魂当中更持久。他就是一个播火者,不辞辛苦,不计成本,播下希望,播下对学生的希望,播下对我们国防教育事业、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繁荣的这样一种希望。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