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已逝 师魂永驻

  22年前,我是南京政治学院的一名普通学员,严高鸿教授就是我很敬重的老师。今天,我作为南京政治学院院长,回忆严高鸿教授的点点滴滴,其实更是一名学生对老师的真情怀念。

  严教授出事那天,我是院部领导和机关最早接到报告、第一个疾跑赶到医院的,当时他爱人也刚到。我非常清楚,时间对于抢救一个突发心脏病人有多么重要,请求医生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手段,一定要尽力抢救。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从来没有这样感到自己是那么无能,那么无助。我一直在急诊室盯着,但是严教授一直没有醒来。后来医生告诉我,无力回天了。我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还是叫他们再抢救,希望奇迹能够发生。结果还是不行,他就那么走了,我是眼睁睁地看着他走的,真的很无奈、很心痛!

  严教授去世后第二天,我们学院全体常委到严教授家里,致哀慰问。他爱人当时刚从昏迷中醒来,在儿子的搀扶下走进书房,从一个信封里拿出800块钱,说这个是高鸿生前交代她交的党费。原来,严教授去世的前两天,刚拿到一笔研究生带教的经费,他叮嘱爱人要取出800元交党费用。这个叮嘱竟成了他的“遗嘱”,成了他生前交代的最后一件事。我代表组织郑重地接下了这笔党费,很感动,也很感伤。感动是因为,这不是一笔普通的党费,而是有着41年党龄的老党员对党的一片赤诚之心;感伤的是,我不想接受他这笔最后的党费,他应该活着,党的事业需要他,我们都需要他。

  我们学院有一支很好的队伍,即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员群体。严教授是这个群体的杰出代表,曾是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员群体先进事迹报告团成员。他是忠诚于党的理论战士,对党的创新理论的学习研究和宣传贯彻满怀真情和激情,把个人的成长进步与价值实现,与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紧紧联系在一起。他是德高望重的专家教授,做学问堪称名师,做人堪为风范。全院同志都很敬佩他。在我心目中,严教授是一位好老师、好兄长、好战友。我在工作中遇到一些事情经常去请教他。比如,我主编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专题研究》初稿出来后,我就请他把把关,因为他是这方面造诣很深的专家,同时他又是个很认真、很较真的人,我感觉他看过了,我才能放心。尽管他很忙,但他还是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完了这20多万字,提了很好的修改意见,我真的很感动。这本书后来获全军政治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没有他的署名,但有他的贡献。

  近年来,学院举办全军师旅团领导干部理论轮训班,要讲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导读。这门课很多年没开了,谁来讲,首先就想到严教授。他就像战士上前线一样,二话不说,把任务接下来了。其实他任务很多,既是学报主编,还带博士研究生。上课那天我去听了,很受启发、很受教育,这样的理论战士、理论大家,实在是太难得了。

  严教授去世时,手上还有没编完的学报,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其实每一期都是这样,要看20多万字,可以想象他平时工作的辛苦。所以他去世后有人问我,那一期学报的主编怎么写,我说还是写严高鸿。大家敬重他、怀念他,不仅仅是因为他学问做得好,更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甚至很苛刻,生活上也不讲究,但他对别人很热情、很大方,什么事别人找他,他都会很积极、很认真地办。他用稿子很较真,有时我给他的稿子也被拒绝,确实是认稿不认人,这也是学报质量能保证,能够在全国全军获奖的重要原因。他就是这样一个敬业、精业和认真、较真的人。其实他那天完全可以不参加新闻系的博士论文开题报告会,因为身体不适并且已经约了到医院去检查,这样也就不会出事了。但如果不参加,他就不是严高鸿了。工作第一,他人第一,这是他一贯的信条和习惯。

  严教授工作事业心、进取心极强,对学报的质量、声誉看得很重,但对个人的名利看得很淡,是个默默奉献、无私奉献而不图回报的人。他来我办公室几乎都是讲工作上的事,偶尔讲到自己的事,也是推功让利。他总是说,这些荣誉给年轻人吧,我就算了,组织上给我的已经够多了。我们组织上有时会尊重他的意见,但始终觉得论贡献、看表现,严教授都是当之无愧、受之应该的,该给的还是要给。他是从事政治理论教学科研为数不多的军队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奖获奖者。

  严教授离开我们几个月了,但我一直感觉他还活着。他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他的先进事迹更是让我刻骨铭心,他的崇高精神永远是我们学院的宝贵财富。

  在建党90周年前夕,中央、军队和地方新闻媒体集中宣传严高鸿教授的事迹,对于弘扬严高鸿精神,唱响主旋律,促进党的建设,具有重要意义。这不仅是严高鸿教授的光荣,也是南京政治学院的光荣。学习、传承和发扬严高鸿精神,更是我们的使命和责任。我们要把悲痛和哀思转化为工作学习的强大力量,大力推进严高鸿未竟的事业,为军队培养更多更好的忠诚于党的“举旗人”和“播火者”。

  斯人已逝,师魂永驻。(南京政治学院院长 蒋乾麟)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