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高鸿精神”是我永远的财富

  院党委把“严高鸿精神”归纳为“笃信马列追求真理的执着精神、牢记使命爱岗敬业的拼搏精神、淡泊名利事业至上的奉献精神、学用一致知行统一的自律精神”,我觉得归纳得很好,很有高度,也很准确。下面,我从严高鸿教授学生的角度,谈谈对于学习严高鸿精神的几点认识。

  学习严高鸿精神,就是要学习他宽厚仁慈、严于律己的人格魅力。

  我是1997年6月与导师近距离接触的。当时刚考上研究生,队干部推荐我跟导师做学问,导师主动约我到他办公室见面。我惴惴不安,听不少人说过,导师带研究生是非常严格的,想必师生见面也是非常严肃的。但那个洒满阳光的办公室却非常温馨,导师面带笑容,声音和蔼,问了我的家庭、学习等情况后,给我列了十几本阅读书目,其中包括新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叫我暑假就看。我面露难色,说暑假恐怕看不完。导师说这些书是专业方向的基础知识,要反复看,三年能认真通读两三遍就不错了。我这才放下心来。

  虽说导师是学报主编,但想在他那里发文章,却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见过导师不久,我就把我的学士学位论文《道德需要、道德层次与新时期道德建设》推荐给导师,想请导师改改,在学报上发出来。没想到对于我作为他学生之后的第一个请求,他却拒绝了,没有说太多的理由,只说不太合适,又对我的文章提出详细的修改意见,建议我投到其他刊物。我有点难过,但还是按导师的意见进行修改,然后投到全国哲学类核心期刊《道德与文明》,没想到很快就在这一年的10月份发表出来了。我很兴奋地去找导师,他这才说,这篇论文的质量在学报上发也是可以的,但我是他学生,在学报发文章只能“捷足后登”。

  导师在学业上对我们要求很严格,但在生活上却对我们非常关心。嘘寒问暖、生病照顾的事已是数不胜数了。读研期间,每年最开心的事就是元旦前夕到导师家聚餐。师母从几天前就开始忙碌,满满一桌菜让我们垂涎三尺。导师每次都会把他珍藏的白酒拿出来,让我们尽情畅饮,但又很能拿捏分寸,在有学生快醉之际,他决不劝酒,也不让我们劝酒。为了醒酒,饭后又坚持让我们在他家里玩一会儿才走。因此,这么多年,只听说过从导师家里尽兴而归的,而从没听说过烂醉如泥的。

  学生们对导师也非常爱戴。导师仙逝之后,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学生们从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武汉等地纷纷赶来,每一位学生都为他守灵。解放军汽车管理学院的王伟娜,孩子还没有断奶,就和丈夫一起来了。遗体告别仪式那天,她先参加告别仪式,然后急忙到宾馆给孩子喂奶,再赶回来送导师上山。

  学习严高鸿精神,就是要学习他坚韧执着、认真细致的工作作风。

  导师这一辈子经历过不少常人难以承受的挫折,虽然很早就在学术上崭露头角,但早些年在事业发展上却遭受了一连串的不公正待遇。在挫折面前,他没有消沉,而是笔耕不辍,奋发图强。任学报主编,是他人生的重要转折点。是他成就了学报的辉煌,而学报也成就了他人生的辉煌。我曾经向他取经,他说全靠“认真”二字。为了这两个字,他竟然用生命作了诠释。他是一个好人,好到不管自己多忙,都不太会拒绝别人。而不管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接下来了,都倾尽全力,认真待之。有人议论说,如果导师不那么认真,就不会那么累,也许就不会倒在博士论文开题会上了。但导师那里没有这个“如果”。工作上的认真,学术上的认真,已经成为他生命的本质特征了。

  在整理导师遗物的过程中,我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那把尺子。在不少材料中,都说到导师怕看花眼,校对学报时总是拿尺子一行一行压着看。在导师书房的笔筒里,那把40公分左右的塑料尺子毫不起眼地斜插着,看上去已经完全不像尺子了,上面没有任何刻度,两面满是细微的划痕,如磨砂玻璃一般。师母说,尺子上的刻度是被十几年来数不清的学报清样磨掉的。

  学习严高鸿精神,就是要学习他勇立潮头、刻苦钻研的治学态度。

  导师是一名学术大家,学术荣誉数不胜数。他早年从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研究,提出的“不断纳入人类实践活动的自然环境作为生产力系统的重要构成要素,通过生产力系统参与了对社会发展的决定作用”的观点,在哲学界、社会学界引起很大反响,被有的学者称为“严高鸿命题”。本可以在哲学领域乘势而上,取得更多成就的他,为了适应学院教学科研转型,毅然决然地转向军事哲学、军事思维学的研究,并且很快在这一领域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在《中国军事科学》发表论文多篇,与毕文波教授一起主编的《军事思维学前沿问题研究》获得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第一届军事科学版精品名著奖。导师不论在哪个研究领域,都能敏锐地捕捉到这个领域的学术前沿,并且能够融会贯通,运用深厚的哲学功底进行独到的理论分析。这一方面是由于他的聪慧,而更重要的是由于他的勤奋。他几乎常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一天,编辑学报用了很大的精力,而编辑学报之余,还要写那么多文章,做那么多课题,这种治学上的勤奋,是一般人不能比的。

  导师虽然已经离我们而去,但他的精神却永远留存。导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南京政治学院科研部科研规划办副主任 陈小明)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