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真理的过程远甚于真理本身

  2010年12月18日12时50分,备受南政师生尊重、爱戴、崇敬的严高鸿教授、严先生走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一生为之追求、为之奋斗的军队教育事业、哲学研究工作,我无比地愕然,心情异常沉重,始终不能接受这样一个悲痛的消息、残酷的事实。

  还记得整整7个月前,在我的婚宴上,严先生拉着我和我爱人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小徐啊,祝贺你大婚,以后可以好好地做学问了;写稿子要真正地能体现哲学的特色和功底,我对你是寄予厚望的,好好干!”老人家的教诲言犹在耳,可我至今也不能做到他的要求。我真的对不起您,从内心深深怀着愧疚,稿子质量不能让您满意,总是让您费心地改满整个稿件。昨天,我又一次拿出先生给我修改的稿件原件,仿佛又一次看到了他老人家那个颤抖的手吃力修改的情景,久久不能平复悲痛的心情。

  还记得3个月前的一个傍晚7点多钟,我和爱人下班回家,在三牌楼大街迎面遇到了出来散步的先生和师母,没等我们说话,先生抢先说了一句说,“小两口这么晚还没吃饭吧,不要回家做饭了,在街上吃点。年轻人虽然手头紧点,可不要太亏待自己,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还等着你给我好稿子、看你的好文章呢!”先生一边说一边跟师母露出会心的微笑。严先生啊,您把后辈晚生、年轻人的身体健康都记在心上,可您自己却不在意自己的健康,始终兢兢业业、宵衣旰食。

  还记得1个月前,跟随您老赴上海参加长三角地区博士点论坛,会议间隙,您说得最多的是:小徐啊,看看地方大学的哲学博士点建设的成绩,我们汗颜啊。他们的确有他们的好基础、好氛围、好条件,可是我们在强化任职教育转型、凸显军事特色的同时,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能不考虑学科的基础建设,特别是基础理论的研究。没有基础理论做支撑,没有合理的人才梯队建设,我们怎么立足呢?长此以往,我们这些“老人”来开会不仅心虚,更坐不住啊!先生的话还一直回响在我的耳边,时时激励着我。

  会议结束后我们回到南京,先生不顾疲劳请我们大家吃饭,他从家里拿来了存放多年的68度五粮液,让我们大家喝。18号那天中午1点多钟,看着老人家走时慈祥的面容,我心里无数次的默念:严老师,让我再陪您老人家喝上一口酒、抽上一支烟吧,您太累了!

  还记得12月9日的上午,在我博士后开题报告评审会上,您是评审组的专家组组长。针对课题中提出的正确评价第二国际思想家当代价值的问题,您郑重、诚恳地说:“作为一个年轻人敢于去碰国内学界乃至整个社会主义运动中早有定论的问题,需要有勇气,也必须要有勇气。治学之道就是创新,治学之道就是要秉持科学精神去客观、公正地认识一切问题。当然,作为一名军人,必须要小心、谨慎地求证,千万不能在政治性问题上犯错误。”听着这些教导,回忆着当时的场景,我只能对他老人家说,我一定会努力把课题做好,把学术创新和研究坚持下去,以此告慰您在天之灵。

  先生逝世后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查找一个问题,就是为严先生在全国哲学界奠定学术地位的“严高鸿命题”。实事求是讲,以前上课时,他老人家每次提到这一命题都非常骄傲自豪,可我自己却从来都没有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为严先生的研究命名的,我的一个想法就是要把那个学者找出来,因为我要感谢他,我们这些学生要感谢他!翻阅着严先生的名师文集《哲学与军事哲学集薪录》,看着《论人类社会与自然环境的关系》这篇论文,有着油然而生的敬佩、感触和思念。正如学院老院长毕文波教授在序言中所说的,这篇论文一出,立刻引起了哲学界的高度关注……二十多年后再仔细推敲这篇论文,它的论证和结构对于完整准确地解读唯物史观的原理,清醒地、深刻地认识人类命运依赖于自然环境这一简单不过却又被工业文明严重扭曲的事实,理智地提升环境保护意识,仍然昭显着学术和实践价值的厚重分量,可以肯定这个命题的命名毫无过誉之嫌。

  通过查找、比对和校验,我找到了“严高鸿命题”是山东省某大学高铭仁、刘振英教授发表在1995年第一期《石油大学学报》上的文章《自然环境对社会存在和发展的作用新论》中提出的,他们认为,“自环通过人自关系参与了对社会发展的决定作用。这一提法既是自环参与决定人类存亡的逻辑延伸,也是严高鸿命题(通过生产力系统参与决定社会发展)的合理推广。”

  严先生科学、严谨、求实的治学精神一直贯穿着无畏的理论勇气,严高鸿命题就是对斯大林哲学教科书体系中地理环境理论的质疑,更是对普列汉诺夫(这个有巨大争议的前苏联学者)关于地理环境论的大胆创新和发展。不仅在理论上,就是在他自己坎坷的人生经历中,他经常给我们提起的年轻时期的“两次避难”,更是他为追求马克思主义真理敢于斗争、不懈努力的写照。令人痛心的是,他老人家一直说要写的回忆录还没有完成。这种理论上的求实精神和理论勇气是我们后辈学生一生都必须为之学习、践行的宝贵精神财富。

  最后,用他老人家在文集后记中的结语再次缅怀他给我们留下的巨大的精神遗产和启示:“追求真理的过程远甚于真理本身。这一蕴含哲理的学术精神,是学术者致力学术之境界。我当继续以此为座右铭。”(南京政治学院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研室  徐  军)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