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军官阳鹏:烈火金刚 真心英雄

在医院里,阳鹏总是乐观面对伤痛,积极配合治疗。

  英雄无畏——他用一颗坚强的心重获新生

  躺在解放军163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的阳鹏,生命垂危。

  经诊断,他全身烧伤面积达90%,深二度40%、三度40%,重度吸入性损伤,脉搏达到180次/分钟。

  抗休克、抗感染、清创面、维持酸碱平衡……医院把所有抢救措施都用上了,24小时内,输液达14000余毫升,输血达4000多毫升!

  经抢救,阳鹏虽然逐步恢复了意识,但咽部水肿越来越严重,呼吸越来越困难,眼看就要窒息,医护人员又紧急切开他的气管,插管维持呼吸……

  入院第2天下午,阳鹏见到了闻讯赶来的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岸勤部管理科科长封恒华。

  “科长,我没有给部队丢脸吧?”阳鹏让护士摁住他的喉部气管套管口,艰难而又自豪地说。

  那一刻,封恒华无语泪流,哽咽着冲他竖起大拇指。

  由于伤势严重,阳鹏生命体征很不稳定,危险期由3天延长到7天,后又延长到15天。终于,他从死亡线上挣扎了回来。

  为营救乘客,阳鹏右手烧伤最严重。如不及时做皮瓣修复手术,就会丧失功能。但此时做手术,不仅要冒感染的风险,更要忍受巨大痛苦。

  “做!”阳鹏斩钉截铁地对左右为难的主治医生唐家训说:“我不怕风险,我不能没有手,我还要回部队工作!”

  所谓皮瓣手术,就是将阳鹏烧伤的手指埋入自己腹部皮肤,然后用石膏将手和腹部固定,等到腹部皮肤长在手上再分离开。而阳鹏的右手臂皮肤全部烧焦,无法打石膏,只能用缝针将手缝在腹部,难度和痛苦成倍增大。

  皮肤生长至少需要21天,对阳鹏来说,这是一个何等漫长的过程!由于重度烧伤,他背部不停地出血、化脓,躺在病床上,感觉有无数根钢针同时在扎;他晚上连觉都不敢睡,生怕睡着了手臂一动,拉扯了手术部位,就会前功尽弃。

  整整21天,阳鹏没叫一声苦,没喊一声疼,没流一滴泪。手术成功,阳鹏的右手保住了!

  住院期间,阳鹏在手术室里进行全身麻醉条件下的大手术就达14次,直接在病房里开展的小手术更是不计其数。

  全身深度烧伤的阳鹏,每天至少需要换两次纱布,把已经和创面紧紧粘在一起的纱布揭下来,那种撕心裂肺般的痛苦让他知道了什么是“切肤之痛”。而为了保住他残留的双耳,医生还要用浓度超过普通盐水10倍的“浓钠”进行湿敷,这好比直接在伤口上撒盐。护士长杨玲云感叹说:“我从事烧伤护理工作20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坚强的人!”

  如果说剧痛是阳鹏需要跨过的一条生死线,那么,奇痒就是他必须要跨越的一道鬼门关。

  植皮后3个月,身体开始长疤。那段时间,奇痒折磨得阳鹏无法吃饭和睡觉,浑身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叮咬。家人24小时轮流抚摸他全身,仍旧起不了多少止痒作用。实在奇痒难忍时,他就在心中默默地唱着军歌,给自己鼓劲……

  烈火烧不倒,伤痛击不倒。历经九死一生磨难的阳鹏,靠着一颗坚强的心,终于重获新生——2010年12月18日,他重新站了起来,迈出了负伤后的第一步。

  那一刻,阳鹏异常兴奋,像打了胜仗一样。

来源:中广军事    责编:刘鹏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