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央广独家

专访空军抗震救灾前进指挥部总指挥刘广彬

中广网 2010-04-27
[打印本页] [字号   ] [关闭] 【进入中广社区

    

记者吴德超正在采访空军抗震救灾前进指挥部总指挥刘广彬

  中广网玉树4月25日消息(记者孙健、吴德超)青海玉树地震救援是中国空军继“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又一次同时出动飞机最多、飞行强度最大、反应速度最快的非战争军事行动。在与死神竞速的救援中,空军部队克服了玉树机场海拔高、适用机型少、无夜航保障能力等难题,确保了抗震救灾空中生命线的通畅。就这一话题,中央台记者孙健、吴德超专访空军抗震救灾前进指挥部总指挥刘广彬。

  记者:您是空军抗震救灾前进指挥部的总指挥,能否介绍一下最近几天应急救援、应急指挥的情况?

  刘广彬总指挥:4月24日的情况是这样的:不是正常的飞行,昨天的天气比较复杂,结冰比较严重——结冰对飞行安全是影响很大的。昨天下午15点半的时候,我们有空中两架飞机,严重结冰,本来要降落的,没有落,又返航回到中川,这就是说天气比较复杂,威胁到飞行安全了,所以说飞机就返航了。

  在这个时候地方卫生部门,有两个危重病人,其中一个是藏族的老太太,68岁的老太太,病危,急需运输机运到西宁进行抢救。当时民航也没有飞机了(民航不飞夜航)。我们的飞机因为结冰中途返航了,这边没有飞机。没有飞机这就比较难办,因为天气复杂,结冰严重,影响到安全。

  最后我们召集了气象和运管单位的人员在一块研究了一下天气,天气总体来说应该是慢慢转好,这是大趋势。但关键是什么呢?人命关天,这是大事,是抢救藏族老太太生命的问题。所以这个事情我们定下了决心——就是让飞机紧急起飞,进行空中救援。我们把这个决心报到兰州军区空军和空军总部,很快就得到了批复。飞机是19点37分在西宁紧急起飞,21点10分在玉树巴塘机场降落。这样就把这个危重病人老太太送上了飞机。

  像类似这种事情,前边还有一次。也是地方政府临时需要飞机,也是危重病人需要进行抢救,也是气象条件非常复杂。那次我们运送物资的飞机降落以后,为了赶时间,我们组织120个武警官兵来卸载,大概不到半小时很快的就把物资卸完了,但是当时需要外送的危重病人还没有到。当时天气变坏,病人及亲属很担心我们不等他,我们说你们放心,病人不到,我们不会起飞。最后他们两个危重病人到了以后,咱们飞机才起来的。起来以后西宁的天气很差,能见度1.5公里,边缘天气,接近最低条件了。

  我感觉在这个问题上,从我们前线指挥部来讲,从我们空军来讲,我们的思想观念是统一的。灾区人民不论有多大的困难,有什么需求,只要我们空军部队能够做到的,克服困难能做到的,我们会积极努力地去完成这个任务。不论是我们指挥员也好,飞行人员也好,保障人员也好,都是全力以赴的。这一次的抗震救灾从我们空军来讲,主要担负的任务之一就是把救援队员、救援物资运进玉树灾区,把危重病人运出去。从咱们军航来讲,军队来讲,为了灾区群众,人民子弟兵没有什么二话可说的。

责编:晓静 来源:中国广播网

记者现场更多>>

中广军事记者陈振玺抗震手记:采访“治疗”高原反应

  • 记者陈欣玉树抗震救灾现场发回报道

      中广网青海4月29日消息(记者陈欣)4月14日晨,青海玉树的震颤让全国人民揪心。7级大震的震中,竟然不幸的处在了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州府结古镇。

      十几万藏族同胞,还有无法估算的流动人口、行商坐贾,在断水、断电、断掉通信的震区情况如何?灾区群众的自救是否开始?救援队队伍是否出发?灾区最需要的是哪些救援?……

      这些答案,正是需要媒体的记者尽快,尽量准确的告诉全国的民众。

      此时此刻,速度,成为决定媒体报道成败的关键因素。

      4月14日上午9点,中央台军事宣传中心紧急开会,商讨赴玉树报道安排。10点,安排记者关注震情,做好出发准备。12点30分,得知中国国家地质灾害救援队赶南苑机场,我和同事王亮、李寒拔腿就往机场出发。

      此时,我穿的是在北京的薄外套,没有洗漱用品,没有换洗衣物。但是,我装上了电脑和两套录音设备,以及尽量多的各种设备的电池。

      1点45分我们到了机场,救援队的工兵分队和医疗分队也陆续到达。然而,记者能否登上第一架飞往灾区的专机,既要靠努力争取,也要靠一定的运气。

      出发前,空军部队协调好了我们三人的登机安排。然而,面临超重的空运物资和人员一下子把记者登机的指标压缩了太多太多。幸运的是,救援队工兵分队来自北京军区。我拉着一位多年前采访中认识的老哥套上了近乎。他现在正是随工兵分队采访记者的召集人。

      在最后一分钟,我成功的把我们三个人的名字加到了他手中那张皱巴巴的纸条上。而正是这张纸条,让我们赶上了这飞往灾区的第一班飞机。

      经过4个小时的飞行,我们在14日晚上7点57分抵达玉树机场。此时的玉树机场完全依靠柴油电机发电,手机信号已经断绝。我和同事王亮都架起了海事卫星电话与台里做起了连线,播报现场见闻。

      台里把我的连线安排在了9点10分。刚刚接通电话,第一辆开往震中结古镇的大巴缓缓启动,开到了候机楼门口。我着急的招呼中国之声的美女记者杨超,希望她能够发挥独特的魅力,帮我拦下这辆车。

    玉树师范学校救援现场

      此时,前一位记者的连线还在继续,后面又加上了一小段广告。我看着已经在滑动的车轮,心急如焚,觉得此时的一秒漫长如一年。

      这时,我看见车开到了身边,车后面后面已经没有了杨超、李寒和刚才也在连线的王亮的身影。

      车窗上,一位中央电视台的女记者被挤得趴在车窗上,尽然还冲我笑了笑。我知道,这又是开往震中的第一辆大巴。她的笑容,会最终让我憋在心里哭泣。

      我一听到主持人说了声:好的。我就大喊一声:再见。随后就是冲着大巴车的大喊:停车……。这个时候,作为中央台的战士,不能够被抛在这一线阵地的边边上。

      然而,车没有停,车上有人摇头摆手,示意挤不上人了。我拖着海事卫星电话长长的电话线,绕到车头与司机对视。最终,无法全开的车门出现了一条缝,慢慢打到了半开。我吐出一口气,尽量压扁自己挤上了这辆开往震区的第一班车。

      上了车,我大喊杨超的名字,没有人回答我。我喊王亮、喊李寒,依然没有回声。我以为,我差点被大家落下。现在我才知道,现在第一批前往震区的,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事后得知,美女杨超一直在拦车,可是,她是在车下苦苦相求,却让顾不上欣赏美丽的司机抛在了候车室里。现在,我想向她说谢谢,更想说一声对不起。要知道,当我在车上发现杨超、王亮和李寒都不在时,真的有一种震区群众找不到亲人的感觉。

      就在这辆严重超载,在北京会被警察罚死的大巴上,我与中国之声完成了3次连线,播报了沿途看到的严重灾情。

      道路扭曲、桥梁开裂、路边房屋几乎全部倒塌。经过26公里的坎坷行程,我到了震中结古镇。

    在玉树机场采访

      在玉树军分区的抗震救灾临时指挥部、在救人的玉树职业技术中学、玉树武警支队的医疗点、救出两名藏族群众的民族饭店,我的第一个震后夜晚没有一分钟的休息,把获取的信息不断地通过连线传回到了台里的江保宏主任和陈亮的手中,为次日的报摘和纵横提供了宝贵的信息资源。

      从第一架飞往灾区的飞机,再到第一辆开往震中的大巴,平时积累的应变经验和作为中央台记者的职业进取心,让我第一时间到达了玉树震中结古镇。

      到了震区,后面的经历就可以用坚持来形容。

      为了发稿用电,我们在摇摇晃晃的危房里使用电脑。三次在余震中紧张逃离的行为,招来了很多帐篷人士惊异的眼光。

      救援现场,所有人都戴着口罩。可是我们为了录制现场采访,只能在呛人的烟尘中不停的提问、说话。

      在玉树的头两天,一床被子,一张毯子,都是我们费尽辛苦“寻找”到的,海拔4000多米的严寒,让我们受尽了苦头。

      关于坚持,人们已经不难想象。怎样坚持,现在每一位还在现场的记者都有一肚子的故事。

      在这里,我只想说,只要救灾需要,中央台的报道需要,我们这些记者都能够坚持。坚持是一种信念,坚持是一种道德,坚持也最终会让我们的一切付出产生出应有的价值。(记于4月18日于海拔4300米的重灾区隆宝镇随官兵进村入户救援途中)

央广独家>>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