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各界评价

风雨雪中与阎肃先生的一席谈

中广网 2012-03-12

    

  中国兴化郑板桥艺术节期间,我负责接待陪同阎肃先生。

  你也许不知道阎肃是谁,但你一定知道歌剧《江姐》、《党的女儿》和歌曲《红梅赞》、《敢问路在何方》、《雾里看花》、《我爱祖国的蓝天》,他的词作者就是阎肃。

  阎肃,著名剧作家、词作家、国家一级编剧、荣获总政治部授予终身艺术家称号的空政歌舞团编导。现为全国文联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当代音乐人泰斗。肩挂将军军衔,写出了数部享誉中外的歌剧和无数脍炙人口的军旅歌曲、流行歌曲,是德高望重的文化大家。数次参与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等大型晚会的总体设计、策划、撰稿。

  他也是兴化市荣誉市民,多次到过兴化,对兴化有着很深的情感。谭晶演唱的:笑望海光月,轻扣板桥霜,微风摇曳竹影,我的梦里水乡……”儒雅精练、旋律优美、欢畅明快、朗朗上口,鲜明的兴化元素、度身定做的《梦里水乡》歌曲的歌词,就是他为兴化创作的市歌。

  开幕式的当天,风雨雪交加。下午,我接到了阎肃夫妇。他,黄棉袄,黑皮鞋;头发花白,容光焕发。

  在宾馆稍事洗漱后,考虑到阎老旅途劳累,想请他们先休息会儿,但阎老说:我回老家嘛。谈谈。邀我入座,爽朗地和我一起点上烟,屋里气氛刹那间就轻松自然起来,打破了我先前还有点的拘谨。

  与阎老交谈,当然要从他的歌词创作谈起。我说:上次我的朋友曲波来兴化,在郑板桥纪念馆打磨歌曲《领航中国》,共赏过《梦里水乡》,政协范主席还送了一盘碟片给他。

  大曲波还是小曲波?阎老问道。

  小曲波。我说。

  哦。阎老说:山东出了两个曲波。大曲波虽然只念过五年半私塾,但写出了《林海雪原》;小曲波,国家一级作词家,山东省音乐家协会的副主席,《和谐中国》系列歌曲味儿优美,有品味,全运会会歌《共圆精彩》写的不错,风格积极、大气、前卫,旋律恢宏、精悍、豪迈。现在,国庆大典上,《领航中国》脱颖而出,气魄大、感情浓、叱咤风云、壮怀激烈。小曲波年轻有为,有思想、有个性、有发展。

  我和小曲波谈到您,我们都说是听着您写的歌长大的一代。

  你们听的歌曲多呢。他得意地吸了口烟,又问:说说,你记得什么歌啊?

  红岩上,红梅开……”我唱了两句《红梅赞》,又哼起迷人、优美的《雾里看花》: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涛走云飞,花开花谢,你能把握这摇曳多姿的季节……”

  阎老笑了,不自觉摇摆敲着茶几,沉醉其中。哈哈,小伙子心态不错嘛,豁达的心胸才能品出优美的歌!

  他说:《雾里看花》有点让人迷醉,总是众说纷纭,有的说写的是禅机,有说写的男情女爱,不是情歌嘛,她是一首打假歌。央视为搞一台纪念《商标法》颁布10周年的晚会,要我写一首打假的歌。我总不能写化肥是假的,农药是假的,皮鞋是假的吧,想来想去,突然想到川剧《白蛇传》中韦驮菩萨睁开法眼的慧眼,灵感一闪,借我一双慧眼吧,把这纷扰观个清清楚楚……’歌就一气呵成了。这首歌最早就叫《借我一双慧眼》,大家唱着唱着嫌麻烦,干脆就用第一句的歌词代替,于是歌名就成了《雾里看花》了。生活中,你不想买假货,不想结交假朋友,你就必须长一双慧眼,要分清楚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是啊,看似晦涩的朦胧诗,唱起来又是那么晓畅,诗情画意,耐人寻味,真是智慧高明。如果简单地唱打假,能有如此的魅力传唱至今吗?

  现在啊,不仅是咸鸭蛋里放了苏丹红,就是文化里面也掺杂了苏丹红。当下文化内容是很丰富,但良莠不齐,淫秽、痞话、低下、恶搞,流行了不少的功利、野性、轻浮、造假、炒作的问题。小孩子们能区分得清通俗低俗恶俗吗?人之初,性本善,不能让幼小的心灵和灵魂过早的受到污染。大人都要有责任心,要对我们的国家,要对我们的下一代负责任,要在雾里看花中呼唤诚信、本色的回归!他感叹道。

  好像听您说过,流行的不一定都是好的,流行感冒就是不好的啊。我猜测,他的话有含意:几年前中国音乐家协会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引发了不小的网络评击之事。

  赶快分支香烟。音坛上的事,浅学,不敢再班门弄斧,听他说。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化蝶》还算有爱有情有意。他捋了捋花白头发。

  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千古传诵深深爱,山伯永恋祝英台。同窗共读整三载,促膝并肩两无猜,十八相送情切切,谁知一别在楼台。楼台一别恨如海,泪染双翅身化彩蝶翩翩花丛来。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

  这么富有浪漫主义色彩、情至意尽、荡涤心灵的情歌《化蝶》,是您写的?我很惊讶,红了脸说:我听歌不究其所以然,以为您只写红色经典歌曲呢!

  呵呵,不像吗?他仄着头,说:那是一首抒情小赋。其实脱胎于传统民间音乐素材。爱,是世界的永恒主题嘛。不仅仅是一种感情,而且是阴阳两极的相互吸引,世界上只要男女存在一天,爱情就会永远存在。这是自然规律,因此爱情是最美好的情感。人世间爱情无南北、无老少。

  我记起徐志摩说过:对于爱情来说,苦痛是短的、是暂时的,快乐是长久的、永恒的,爱是不死的。但想到梁祝他们的结局,更让人在憧憬美好爱情的同时,心里平添了一些悲凉和惋惜。也许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吧。我不禁说:幻想的爱情最完美。

  不对,不对,爱情很真实嘛, 幻想不到的。他斜过脸,瞅着旁边沙发上坐着的夫人说:五十年金婚,我也为你写过一首词吧?

  《伴君行》!我隐约记起。事后抄录:一叶扁舟浪花中,去年海北,今岁江南 ,明朝河东。任黄花碧水,青山红叶,白发秋风。随你奔波这久,也算是五彩人生。咽下了千杯喜,百盅泪,万盏情 ,仍留得 ,一颗心 ,七分月,三更梦,淡定从容伴君行。 缘分早注定 ,心海已相通。携手坎坷路,遥对夕阳红。将惆怅、怨恼、寂寞、悲凉都抛却,把忠诚、理解、宽容、和善拥怀中。人生难得是相逢,记得年年定情夜,香飘渺,月朦胧。

  这样一首溢满感谢感动、爱与眷恋的词,很让人动容,确实很能打动人,漫长岁月里夫妻的相处,在不时的争执里、不断的磨合中,相互珍惜、理解、体谅、包容、帮助、携手,才能豁达幸福,日臻美满。金婚五十年,不容易啊!五彩人生,能一生相伴走过,风雨同路,坎坷与共,幸甚。祝福二老,永远快乐。

  内行观门道,外行看热闹。我不好意思地搭讪:人际浮沉,往往只记得唱歌的深情款款,不晓得写歌的良苦用心;只知杀猪的卖肉的,忘了养猪的割草的啊,不公平,不对称,不应该。我得好好地学习、学习。

  浮躁的现实,历史会记得的嘛。发展是硬道理,学习是最好的老师,一个人的一生只有三天——昨天、今天和明天。昨天已经过去了,永不复返的时间跟你握手,但很快会离你而去;明天就要到来,但也会消逝。抓紧时间啊!一生只有三天!阎老又说:不是自诩,我对三天是抓住不放的。还是在西南文工团时,因为我总是爱开玩笑,讲故事,爱说爱闹的,就有人提意见,说我不太严肃。那时我还叫阎志扬。他们不是说我不严肃吗?那我干脆把名字改为阎肃,看你们还能不能说我不严肃。呵呵,我这人天生就是个热心肠,喜欢活跃、热闹,现在,我也闲不住,唱戏、听曲、逗鸟,好玩的事我都喜欢。

  是啊。我说起阎老写的歌《似水流年》:人的一生有几天?算一算,人的一生不过三天。跑过去的是昨天,奔过来的是明天,正在走的是今天。不要忘记昨天,认真计划明天,好好把握今天。但愿明天,今天已成昨天,而你依然在我身边。春梦无痕,秋夜缠绵。如歌岁月,似水流年。但愿明天,今天已成昨天,而我依然在你心间。

  似水流年等闲度嘛。他手舞足蹈起来。

  好歌根植人心。阎老有一支生花的妙笔,有一个豁达大度的心态。一个谱写红色经典的将军,一个精力充沛涉猎极广的老先生,至今仍然迈着矫健的步伐行进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像军旅歌曲《我爱祖国的蓝天》、《军营男子汉》、《长城长》、《云中漫步》、《当你飞行的时候》等;京剧《红灯照》《红岩》、《年年有余》、《红色娘子军》等;京味歌曲《北京的桥》、《故乡是北京》、《前门情思大碗茶》、《唱脸谱》等;情歌《化蝶》、《雾里看花》等;还有《敢问路在何方》、《万事如意》、《桂林是我家》、《掌声与喝彩》、《我属于中国》等等词作,绝对是风格迥异,韵味十足。另一方面,阎肃又是一位成就非凡的剧作家,他的歌剧《江姐》、《党的女儿》、《雪域风云》,样板戏《红灯照》等等早已成为了中国人精神生活的珍宝。这些歌词,写得纤巧牵情,流水行云。帅、美、俏,情醇似佳酿,令人陶醉。著名作家苏叔阳曾评价说:阎肃弄出来的歌词,大白话的居多,但他的大白话里满是学问,俗中见雅,耐人寻味。既不是白开水,又不装腔作势。是一首一首的诗!让人不得不服!

  从戎50余载矣,其实,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很多词作背后,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啊。他瞅着我,回忆着:就说《西游记》的主题歌词《敢问路在何方》,开始我并没有接手,后来不知道怎的粘上我了。观过样片之后就开始琢磨:他们师徒四人,作为大师兄的孙悟空牵马走前,师父唐僧在他身后,沙和尚挑着担子,善于倒打一耙的猪八戒跟在后头……,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风云雷电任叱咤,一路豪歌向天涯……’油然涌出。这太白了吧,怎样才能写出深度呢?越是简单的,越不容易找到。苦恼啊,逼得我满屋子转,都将地毯踩出条白印来了。猛然来了灵感,想起鲁迅先生的地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的名句,瞬间蹦出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高兴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有了这句,点睛,全词就都活了。

  一曲《敢问路在何方》就这样传遍了千家万户,成为至今还最为流行的歌曲。他创作了许许多多被人们传唱的歌词,唱醉了听众,唱红了歌星,他也更成为了词坛上公认的大腕

  上方寺恢复得如何?他突然问。

  上方寺位于兴化市乌巾荡公园北首,是中国佛教禅宗、临济宗磬山派的嫡传法脉,祖庭为浙江天目山报恩寺,初建于明朝崇祯年间。建成殿、堂、楼、房、舍300余间,殿阁巍焕、佛像庄严,钟鼓梵呗之声不绝于耳。每逢香期,寺门前后香客小舟连绵数里,岸上人如潮涌、络绎不绝。可惜上方寺于1944年毁于兵燹,寺庙荡然无存。20031029日,上方寺举行了开光盛典,海内外的数十位高僧云集于此,祈求国泰民安。近日,山门殿、天王殿又落成,将举行佛像开光仪式。古刹呈祥瑞,佛光照福地。

  青青菩提树,宝象庄严处,经过多少岁月,依然苍翠如故 ……面对大千世界,功过从何数?愿此身化作菩提,护众生光照千古,光照千古。阎老眯缝眼睛,晃悠着头,哼起了歌。

  我想起沙沟大士禅林古庙,那里有一株国内罕见、苍翠繁茂的菩提圣树。应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是佛家偈语,出自《六祖坛经》,是六祖慧能听到师兄神秀的偈:身似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六祖感觉禅悟不彻底,于是吟出了此偈。他引经据典。所以,您为《西游记》写了《青青菩提树》的插曲?我问。也可以这么说吧。菩提树是空的,明镜台也是空的,身与心都是空的,本来无一物的空,又怎么可能惹尘埃呢? 观心之道,人嘛,应该宁静淡泊,心中静若止水,波澜就会不惊,让心中无限的爱,遍布整个世界。禅悟之言啊。不语,我静思。 古人说得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八个字,这就是写作的窍门。老汪﹙汪曾祺﹚说过,他写得是美,是健康的人性。美,是什么时候都需要的。我希望给历史留下几首写的象样的东西。一首歌曲好不好,不是凭空而造的,首先,决定于它选材的角度怎么样,角度选好了,歌曲也就自然会插上神奇的翅膀。因为它有着很强的艺术感染力,它源自几十年的生活积累,它会深深地埋植于人们的心里,同时也植根于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

  轻轻地,他半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又自语说:往往有的人,自我感觉非常好,以为写过几段,唱了几句,就能成家,说话的口气大着呢!该提醒他们,心态不端正的人是写不出好东西,唱不好歌的!一切成功的必然,无非是很多很多的偶然积累起来的,但好歌不是凭空而造的,好歌是能飞起来的,美妙的音乐是内心里流淌出来的,耕耘了,才会有收获,自觉中,让人无尽地陶醉。只要唱歌的人掺假,听歌的人耳朵准痒痒。

  我提到阎老经常在青年歌手大奖赛担任监审时慷慨直言,阎老说:评委就不该把圈子带进赛场,如果真要画圈子,你就画个大圈子,把所有的小圈子都画到自己的大圈子里,把所有的选手都画进去,这才算事儿。在其位就应该谋其政。功名利禄,过眼云烟。做人重要就是本分,种好一亩三分,可别把自己当回事。从一个观众的角度讲,我要代表了观众的良心。人在江湖,随遇而安,也要身得由己。猛吸了口烟,又补充说:我阎老肃这么大岁数了,怕什么?还怕得罪人吗?对名利我还是观得很透的,得之淡然,失之泰然,顺其自然,争其必然。

  他言谈中频率很高的随缘勤奋认真”“乐观等字眼,深刻地写进了我的记忆。我会心地笑了。老爷子天生的一个乐天派,说话幽默,爱开玩笑,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一定有一片欢声笑语。

  漫无主题的闲聊,却透露出一位豁达长者睿智与亲切,也透露出一位艺术家博大的胸襟!

  不知不觉,天已黑了。窗外,风吹天籁,雨雪飘飘。

  风,代表着朴实;雨,代表着温馨;雪,代表着智慧。风调、雨顺、雪瑞。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阎老,祝写出更好的劲歌,健康长寿!(罗有高)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编:刘鹏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